【全職│全員】榮耀不滅

*興欣奪冠賀文!

*標題命名無能......

*無CP,有的只是羈絆。



#蘇沐橙

  「感覺如何?」當他們拿著獎盃,給記者們拍照留念時,蘇沐橙聽到這個陪伴了她十年的聲音問。

 

  「不能再更好。」謝謝。

 

#黃少天

  「榮耀!」當這兩個字躍然浮現在大螢幕上,他無法克制自己興奮的從位置上跳起來喊出聲,曾經他也是那個在舞台上站到最後的人。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你看看這葉修要臉嗎要臉嗎要臉嗎要臉嗎要臉嗎要臉嗎、他還要臉嗎!都第四個了……」接下來的話他跳上跳下的講,卻沒有人聽得見了,因為興欣從比賽間走出來時,整場歡聲雷動,除了坐在他身邊的喻文州,沒有人發現他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

 

#王杰希、高英傑

  當高英傑不由自主的流淚時,王杰希一手握緊了拳頭,另一隻手重重拍了他肩上,年輕的魔道學者抬眼望他,淚還流著,而眼神堅定。

 

#喻文州

  當葉修帶著隊員從記者會離開,卻在走廊上遇到一群曾經被他打趴的傢伙,這時間地點,分明就是來堵人的。

 

  「呦?這是鬧啥?不服氣啊?」葉修咬著沒有點著的煙,問了那個帶頭的。

 

  「各位冠軍恭喜啊!冠軍隊賞個光吧?我訂了包廂。」喻文州笑著,手上拿了張卡在葉修面前晃了兩下。

 

#韓文清

  韓文清站在喻文州旁邊,當葉修看到他,他才走向前伸出手。

 

  「老韓,再加把勁吧?」葉修也伸出手握住。

 

  「哼。」韓文清手上如他所說的加把勁,看著對方稍微扭曲的面孔,他笑著向走廊盡頭走去。

 

 

#張新傑

  張新傑如往常一般,到了點便換上睡衣躺下,但是這夜他注定失眠,如一年前總決賽失利的夜晚。

 

#方銳、林敬言

  「恭喜啊,方銳大大。」

 

  「林大大鬧啥呢?一起。」

 

#魏琛

  「魏老大!真有你的!」黃少天在開第一瓶酒時就衝他這邊過來,下面還有許多廢話,一瞬間感到無比懷念的魏琛如記憶中的選擇性忽略。

 

  「你們倒是給我好好學習啊?看看老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接過黃少天手上的酒,他豪氣的一口乾了。

 

#江波濤

  「怎麼樣?領教到前輩的可怕了嗎?」

 

  當黃少天帶點小心翼翼的神情,問他們輪迴參不參加夜宵聚會時,他笑著答應了。而當眾人在包廂中,喝著酒灑著汽水玩的正歡時,聽到葉修這麼問他時,他依然笑著,舉杯輕輕碰了對方手中的汽水,一口氣乾盡。

 

  「前輩,多謝指教。」

 

#周澤楷

  周澤楷平時雖然不太喝酒,但是酒量也沒有差到哪裡去,但是今晚不知怎麼的,才兩杯啤酒他就覺得視線模糊。

 

  「怎麼樣?領教到前輩的可怕了嗎?」他依稀聽到身旁人的對話,「嗯。」他低聲回應。

 

  「……但是我們小周才是最強的。」他聽到他的副隊信誓旦旦的說。心中一暖,周澤楷將疲憊的身軀倒向他的副隊身上。

 

  「小周?」江波濤轉臉向他。

 

  「謝謝。」不善言語的他,最終也只能說出最簡單的字眼。

 

#孫翔

  懷著不出席好像就是示弱這樣的想法,他此刻在包廂角落的沙發上喝悶酒。

 

  「你很強。」一個女聲響起,他抬眼,對方舉起手中的啤酒杯跟他手上的輕碰了一下,鏘,很清脆的一聲,如在場上他倆的武器相撞。

 

  「妳也還可以。」看著無論場上場下,都不如她名字溫柔的妹子,他抿著嘴,回碰了一下啤酒杯。

 

  鏘!又是一聲清脆。

 

#唐柔

  她看著包廂角落那個煙霧瀰漫的身影,突然覺得時間過得飛快。曾經她對甚麼都提不起興趣,整天無所事事的在網吧當小妹,而如今她站在一個領域的頂端。

 

  唐柔嘴邊噙著一抹笑,向那個角落的身影舉杯乾下,想起當初輸了不知道多少的鈔票。她環顧四周,看著同樣身在這個包廂中的選手們玩鬧。

 

  「還沒完呢!」唐柔低聲喊,她在這裡還有更多的未來。

 

#陳果

  「我說喻隊你這樣欺負一個妹子對嗎?把東西給我!」雖然面對的是聯盟心髒大神之一,仗著微醺,她大姊頭似的風範絲毫沒有隱藏。

 

  「陳老闆,一開始說了我請的啊。」仗著身高優勢,手長的他眼明手快的搶到了桌上的帳單。

 

  「冠軍啊!老娘的第一次冠軍啦!」喻文州愣了一下,看著陳果因酒力邊哭邊鬧的模樣,他無奈笑著,使個眼色讓黃少天把剛剛在第一時間傳去的帳單拿了回來,慎重的遞到陳果手上,彷彿那就是冠軍獎杯。

 

#葉修

  雖然這是他第四個冠軍了,在別人眼裡他是一副理所當然、得意卻不激動的樣子,但當他仰躺在床上,才發現縱使最後一戰如此劇烈,讓他的身體與精神都疲憊不堪,一時間卻興奮的無法闔眼。

 

  他手裡握著跟蘇沐橙借來的手機。那次退役葉秋到網吧來看他,趁著自家弟弟睡熟時,他翻出了自家母親的手機號碼,從此隨意的給他母親傳簡訊。

 

  「媽,我退役了,但還想打。」

 

  「媽,今天替千機傘打到了稀有材料。」

 

  「媽,我組隊報名了挑戰賽。」

 

  「媽,聖誕快樂,有點想吃妳的烤雞大餐。」

 

  ……

 

  這個夜晚,葉修對著黑暗中慘白的螢幕盯了許久,最後緩慢的敲下一句話。

 

  「媽,我拿了冠軍。」

 

  直到發送那一刻,他才寬了寬緊繃的肩線,終於睡下。

 

  至於第二天,沐橙手機裡收到「那又怎樣」,以及QQ上葉秋質問他是說了甚麼讓自己母親又氣又高興的,這又是另一件事了。

 

--

  有很多角色沒有打到,但是只是一時間沒想到他們的反應罷了,趕著打賀文,沒有想太多,之後可能會稍做修改吧。

 

  我從今年二月開始追全職高手,在上個禮拜追到進度,然後終於在此刻看到了最初的願望實現,心情說有多激動就有多激動,十萬隻草尼馬奔騰而過都不夠形容。

 

  榮耀是至高無上的榮譽,但是我覺得不僅僅是在場上站到最後的人獨有,他就是最簡單的熱愛與享受,若你能在其中體會,那便能碰觸這置高無上的榮耀。

 

  感謝葉修帶給我的信念,堅持與實踐,以及保持初衷的心情。

  感謝沐橙讓我了解信任,人與人之間居然可以毫無保留。

  感謝所有職業選手,你們的身影都值得尊敬。

  感謝蟲爹,寫活了這些我所熱愛的角色。

  榮耀屬於你們。

 

  最後再附上私心小段子。我認為藍河的角度跟我們這些讀者是最貼近的。

 

 

 

#藍河

  在榮耀二字閃爍在大螢幕時,藍河是站起來鼓掌的,雖那時在遊戲裡這大神總是毫無羞恥心的秀下限,但他幾乎是從第十區一路看著葉修努力過來的。想起他手上那把千機傘還有他貢獻的材料時,便又是氣憤又是餘有榮焉。

 

  總決賽第二天,藍河雖這日沒有排班,卻還是上了線。看著世界頻道各種歡天喜地與呼天搶地,他遲疑了一下,在好友列表中拉出君莫笑。

 

  「恭喜大神再次奪冠。」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今年夏休期還請手下留情啊。」送出。

 

  他在網遊中晃了一個下午也等了一個下午,卻都沒看到對方上線。在藍河要下線去張羅室友們的晚餐前,他又傳了一句,「辛苦了,再繼續打一輩子的榮耀。」

 


评论(9)
热度(28)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