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初見如初戀

*好久不見的周江!!!

*甜死你們www




  江波濤一身休閒裝站在人行道上,明明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偏偏心虛的戴了買了三年都沒有用過的變色太陽眼鏡。

 

  陽光明媚,江波濤的眼前卻是一片青灰,像要試圖隱藏什麼一樣。

 

  他以前沒有來過上海,繁華的街道上各樣型男倩女、傴僂提攜,或兩三結伴,或四五成群而過,對面大樓外觀展示牆的螢幕上,身姿修長的男人從畫面一角走出,略長的髮恰恰搭到肩上,指間夾著知名品牌新出的透明香水,一偏頭一眨眼,讓路旁原本專心拿手機錄影的女孩們就紛紛抽了口氣。

 

  大型螢幕上的男人穿過香水,背影消逝在滿屏夜色中,慌忽間江波濤卻似乎聞到早晨新露的清新氣息。

 

  「江。」

 

  方才在螢幕上把玩香水瓶的修長手指,從江波濤的左後方搭上他的頸肩,觸感有些涼,低低的嗓音令他脖子上的寒毛都緊張得豎起。

 

  「哈囉楷楷。」

 

  江波濤轉過身微笑,順勢拉下自己肩上的手。

 

  有別於方才在大螢幕中的寬鬆白襯衫、九分緊身褲,清新帶著少年感的裝扮,周澤楷此時把他及肩的髮絲紮起塞進深色的毛帽之中,簡單的黑色長袖棉T、休閒西裝褲再配上寬厚的棕色運動外套,混在上海城最中心的街道裡,也是不怎麼引人注目。

 

  其實運動外套加西裝褲、皮鞋的搭配有些不倫不類,只是上天本就對某些人特別偏愛,周澤楷無疑是其中一員,穿在一般人身上或許會被認為「大概是出門去趟超市隨手拿了就穿」的搭配,一到他的身上就成了時尚風格。

 

  「走?」

 

  「嗯。」

 

  江波濤跟在周澤楷的右側,假日的下午接到上有些擁擠,雖然不至於走不見,但卻時不時會被人從兩人之間穿過,走得踉踉蹌蹌總有些不便,帶著小心思的江波濤便偷偷拉住了走在前方的周澤楷的袖口。

 

  一路上雖然戴著帽子、穿的顏色也極為低調,但架不住他天生氣質好,總有路人在偷瞄他,讓江波濤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偷偷放開本來勾著的手指,周澤楷卻旁若無人的在發現江波濤試圖收回手時,反手一撈,直接十指交扣。

 

  江波濤下了一跳偷偷瞄他,卻發現對方的眼神完全沒看他,耳朵微微泛紅,仗著自己的身高在人群中找路。

 

  而交握著的手如此自然。

 
 

>>>−−−❤︎−−−>

 

  江波濤看著自己身邊的男人,以及他們交握的手。

 

  作為一對同性戀是有點高調了,他想。

 

  即使因為前人們的努力,這個國家對他們已經較為寬容,但是⋯⋯老實說,街頭上即使是異性戀人都沒敢如他們這般高調⋯⋯並不是在說他們的行為有多出格,主要是因為他男友太顯眼,導致明明是一般情侶牽手這種沒有誰會多看幾眼的舉動,經過他倆身邊的人十個有八個會回頭看周澤楷,然後再順勢看他們交握在一起的手。

 

  這對談戀愛一直都比較習慣低調的江波濤來說,有些難以負荷⋯⋯更別說一些善意的妹子在對上他的眼之後,會善意的眨眨眼用嘴型對他說,祝你們幸福喔。

 

  啊、好想原地爆炸。

 

  江波濤咬咬唇,一旁的周澤楷察覺到他的不好意思依然不發一語,只是突然勾起微笑,然後用空著的另一隻手,蜷起手指用關節輕輕碰了碰他的臉頰。

 

  好可愛。

 

  江波濤發誓他真的沒有讀他人心思的超能力,只是周澤楷什麼都不用說,這個舉動傳達的意思他卻能完全讀懂。

 

  害得江波濤更不想說話了。

 

  事實上今天除了見面的打招呼,他們就什麼話都沒說。

 

  卻彷彿什麼都說了。

 
 

>>>−−−❤︎−−−>

 

  說起來,他們這是第一次見面,之前只在遊戲跟微信中聊過。

 

  合法化歸合法化,大部份人的世界觀依然是以異性戀為主軸建構的,這性向依然不算容易,以前江波濤也偶爾下載一些交友APP,然而詐騙、傳銷充斥其中,偶爾遇到幾個聊得來的,最後發現對方的目的也不過就是身體上的交流,便漸漸都斷了。

 

  後來江波濤就不相信這些交友軟體、交友網站的功效了,即使他身邊確實有幾對成功的案例,但依據江波濤本人的說法,在找到一個真命天子之前要先被不知道多少的人欺騙,甚至很多時候,為了保護自己他也不得不說謊,那還找什麼真愛呢。

 

  所以江波濤也不相信單單在網路上聊天的朋友,可以進一步成為現實中的友人或戀人。雖然他身為一個打遊戲的,這樣的論調令某些人覺得意外。

 

  「這傢伙看起來很隨和,其實骨子裡固執得讓人無奈。」就如他高中同桌曾向另一個同學抱怨過。

 

  所以他認定的,就是認定了。

 

  之後的江波濤輟學打遊戲是這樣,從不與遊戲公會的人面基也是這樣。

 

  只是固執久了,總要被打臉的。

 

  其實他對這場面基都一直處於一種搞不清楚、讓對方拉著跑的狀況。

 

  雖然身為職業選手,但江波濤其實還是喜歡玩網遊,所以一直都有自己開小號玩,為了完全的放鬆不想跟職業選手的工作搭上邊而可以實實在在的放鬆,他便加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玩家公會,也因此認識了一個叫「楷。」的神槍手。

 

  雖然對方不愛說話,但是江波濤莫名跟他默契好,不知不覺一起總一起下副本打任務或練級,就這樣打了半年遊戲,還加了微信,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們被公會裡的大家默認是一對。

 

  剛知道這件事情的江波濤覺得很有趣所以就微信給周澤楷。

 

  「欸楷楷,大家說我們是一對耶XD」

 

  「嗯。」

 

  「嗯是什麼意思?」

 

  「不好?」

 

  「他們開玩笑的吧,楷楷你不會不舒服吧?」

 

  「不會。」

 

  沒等他回覆,周澤楷的訊息緊接再來。

 

  「喜歡你。」

 

  然後受到爆擊的江波濤,莫名其妙就被對方帶跑,談起了網戀。

 

  時至今日,江波濤都還不清楚自己當初是抱著什麼心思去開啟這一段對話,說不定他自己也有點什麼心思,只是本來只想試探一下,還來不及整理發現自己的心情,就直接被對方拿下。

 
 

>>>−−−❤︎−−−>

 

  「那個⋯⋯」江波濤感覺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就被帶到一間飲料店的角落,此刻的他手裡握著一杯焦糖珍珠奶茶。

 

  「嗯?」隔著小圓桌坐在他對面的垂著眼睛,扇了扇濃密的睫毛眼神卻沒有看向他,只是把江波濤沒有握著奶茶的一隻手握在手掌裡,攤在桌面上像是小孩子得到新玩具一樣,小心翼翼的翻來覆去、反覆把玩。

 

  江波濤感覺自己快要羞死了,本來還悶著頭喝奶茶想等周澤楷玩膩,結果十多分鐘都過去了,他才鼓起勇氣決定在自己腦袋燒壞之前開口。

 

  「你⋯⋯」但是開了口,看著周澤楷抬起眼看他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太尷尬了!!!

 

  「好喝?」

 

  「唔?」喔喔是說奶茶!「嗯嗯,好喝!」說完又趕快多吸了幾口,差點吸得太快讓珍珠嗆到自己。

 

  看著周澤楷笑著給自己遞面紙,江波濤才終於紅著臉抽回一直被捏在對方掌心的手,心裡雖然有點遺憾卻也偷偷喘了口氣。

 

  誰知道下一秒周澤楷把他的椅子搬到江波濤身邊,長手一伸把他肩膀攬住然後低下頭,江波濤只感覺到一片陰影籠罩在自己臉上,反射性抬頭就剛好用鼻樑接下了周澤楷嘴唇的溫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炸!!!

 

  午後的飲料店角落,江波濤把臉埋進手臂趴在小圓桌上,他的男友一臉無辜的一手攬著他,另一手試圖要拉開他與桌子的距離看他的臉。

 

  最後江波濤還是沒讓他如願,在周澤楷終於放棄之後他得到了一個溫柔帶點寵溺意味的摸頭。

 
 

>>>−−−❤︎−−−>

 

  好不容易周澤楷哄著江波濤抬頭,他們在飲料店裡意外的花了太多時間,離開時街道上已經鋪上了昏黃的夕陽,接下來的行程依然由身為在地人的周澤楷帶領,本來還要走幾個小景點,但是這個點只能直接帶江波濤去吃晚餐了。

 

  經過飲料店的洗禮,江波濤毫不意外他會被帶到外灘的夜景餐廳,進入燈光稍暗的餐廳周澤楷向服務員報上姓氏便立即被帶到了落地窗邊最好的位置。

 

  「我說你,是查了網絡上的約會教程吧。」

 

  下午的店好像也是蠻有名的網美店,因為時常推出情侶優惠所以算是一個蠻有人氣的約會點,更不要說外灘夜景這種浪漫的晚餐餐廳了。

 

  一整個下午各種撩人進攻臉都沒有不好意思一下的周澤楷,聽到此時已經比較冷靜下來的江波濤淡定的一句提問反而鬧了個臉紅。

 

  彷彿反降了一軍,惹得江波濤笑瞇了眼。

 

  這之後他的表現就正常多了,剛剛見面的緊張早在下午全部都被用完了扣打,即使他們吃飽走到餐廳的陽台外圍去看夜景時,他靠在圍欄上被周澤楷藉口抱在懷裡也只紅了耳框默許。

 

  然而周澤楷這人就是不能縱容。

 

  本來他只是彷彿站累了將毛茸茸的頭靠在江波濤的頸邊蹭著,然而在江波濤因為怕癢推開他的臉時,因為剛好也側著臉便對上了眼,接著周澤楷便得寸進尺的低下了頭。

 

  陰影籠罩了江波濤的臉,像是下午他吻他的鼻樑的時候。

 

  但是江波濤知道這次不是鼻樑,所以稍稍施力沒讓周澤楷傾身。

 

  「嗯?」

 

  「楷楷⋯⋯」江波濤有些不確定的眨眨眼,「我們第一次見面。」

 

  「嗯。」

 

  「這樣會不會有點快?」

 

  「不喜歡?」

 

  「不是⋯⋯」

 

  江波濤猶豫的咬了咬下唇,卻見周澤楷眼底不急不慌,只是靜靜等待他的回覆。

 

  但是江波濤本就是個選擇能力障礙,此時面對的選擇題又過於嚴峻,遲遲無法下定決心,糾結得眉頭都要皺在一起。

 

  「江⋯⋯」於是周澤楷低低的喊他,又輕輕低下頭,用鼻尖蹭著他的鼻尖。

 

  江波濤的手還在周澤楷肩頭,眨眨眼卻沒能施力。

 

  「江⋯⋯」周澤楷輕輕吻他的額頭,江波濤沒有拒絕。

 

  「江⋯⋯」吻慢慢往下,輕輕落在眼皮上,又落在鼻梢。

 

  輕輕的、癢癢的,像是小動物在撒嬌。

 

  「喜歡你⋯⋯」

 

  最後那片溫暖還是落在了唇上,江波濤沒有辦法拒絕。

 
 
 

  早在吻落在眼皮上時江波濤就閉上了眼,而落在唇上時,原本搭在肩頭的手也順勢向後環住了對方的脖頸。

 

  一開始僅僅是唇貼著唇,就已經夠讓人害羞了。

 

  周澤楷灼熱的呼吸打上他的鼻樑及臉蛋,大概是晚風有點太涼,所以過沒多久江波濤便有些難耐的將周澤楷抱得更緊。

 

  他感到唇縫有一片濕潤探入,是周澤楷的舌小心的舔過,他便像是被誘惑一般的微微啟唇,一直佔據著主動的立場不斷進攻的周澤楷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無疑是個讓人暈眩的吻,周澤楷誘惑著他與他舌尖相纏、在唇間吸吮,在他有些難以呼吸時會被放開,但他每一次都只來得及吸一小口氣,就又被堵上了唇。

 

  反反覆覆幾次江波濤早已經沒有自己站立的氣力,整個人攤在周澤楷懷裡,全靠對方攬在腰間的手作為支持。

 

  直到他快要暈過去,周澤楷才終於放開他。

 

  江波濤狠狠吸了幾口夜裡的冷空氣讓自己肺裡的灼熱消下去,但一睜眼就跌進一雙墨黑如夜色的眼眸之中,而那雙眸望著他時眼底有什麼在閃閃發光,比起外灘夜色的燈光都還要美麗、引人注目。

 

  江波濤跌進去就再也爬不出來了。

 

  周澤楷又吻住了他。

 
 

>>>−−−❤︎−−−>

 
 

  最後江波濤簡直數不清他們這一晚接了多少個吻,從最羞澀的啄吻到最纏綿的深吻,周澤楷跟他一起在外灘夜色下試了個遍,直到他倆吻到身體都燥熱得難耐才終於分開。

 

  離開餐廳時服務員站在門口送他們時都是帶著揶揄的微笑。

 

  吃完了飯就沒有其他行程了,兩人卻在夜色下牽著手像是比著誰走得慢,磨蹭了好久周澤楷才終於把江波濤送到他下塌的飯店。

 

  「好了啦,送到這裡就好。」

 

  飯店大廳,周澤楷還依依不捨揉捏著握在自己手心中的江波濤的手。

 

  「明天下午我就回去了,謝謝你陪我一整天。」

 

  「明天訓練也加油呀。」

 

  早在他們交換本名時就知道對方也都是榮耀圈裡的了,也知道周澤楷知道他要來上海特地為他請了一天假,但身為隊長連請兩天就不好交代了。

 

  江波濤雖然也想繼續跟周澤楷待著,但一方便是怕影響對方訓練時的狀態,一方面也是有些害怕真的跟周澤楷繼續待著,以他倆這超進度速度怕是要發展到更深刻的關係了。

 

  不是不想,只是有些事情還是不要過於著急比較好。

 

  「明天我起床跟上飛機、到家時都會跟你聯絡的。」

 

  好說歹說,加上一個主動的吻後江波濤終於把周澤楷勸回了宿舍。

 

  但是他沒說的是,他明天上機前還有個行程。

 

  他已經跟方明華約好要談轉會的相關事項。

 

  既然戀愛對象推副本的進度那麼快,那他當然要再幫忙堆一把才有資格成為對方的搭檔呀。

 

  江波濤才想起來自己還沒跟周澤楷說過「喜歡」。

 

  那就留到正式進入輪迴那天吧。


  就當作是、給自己初戀男友的驚喜。




评论(2)
热度(37)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