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茨酒】正值夏暑天

*祝 @邊草無窮日暮 5/13生日快樂!

*雖然我日本時間這邊晚了但是阿直你那邊看到的時間應該還是5/13的!(然而這個時間也是事先佔位才有的,實際上發文還是超時了5個小時OTZ)

*故事設定是參考了阿直家的後院,他們後院的鬼王跟茨寶一起放貓糧時,總是茨木旁邊比較多貓,或是會出現稀有的貓XD

*至於我的後院,我沒有鬼王,連碎片都沒有(鬼王大大快來我家QQ)

*標題出自《百人一首》第九十八首,貼吧的翻譯內文,然而此首跟本文內容無關,但因為借用了文字當標題還是特別標注一下。順便推薦樓主的《百人一首》翻譯!





  過了五月五,撤掉了為孩子們掛上的鯉魚旗,天氣便也漸漸燥了起來,只偶有一絲從竹林間轉出的清風得以驅散庭院裡的暑熱。


  仲夏時節未至,尚還參差不齊的蟬鳴躲在一片片綠蔭之下此起彼落,同在樹蔭下的還有去年冬日時蹭進庭院裡的小貓小狗,有些大膽的爬上了長廊,癱在涼涼的木製地板上試圖驅散熱氣。


  午後最正是燥熱的時候,庭院裡雖偶有竹間清風的照撫,大抵還是熱得讓人待不住,春日時總喜歡聚在庭院花樹下嘰嘰喳喳的女孩們此時已轉移陣地,成天圍著不愛理會眾人的雪女打轉,因此唯有酒吞童子此時依然身著寬鬆的浴衣側臥在庭院廊下,只一手撐頭,另一手則有一下沒一樣的擼著身旁趴著的小白貓。


  「摯友喲!」


  人未至聲先到,原本聽得這黏膩的嗓音,酒吞童子頗有種午後休憩卻被打擾的煩躁感,但當話聲剛落,竹添水也恰時的擊響一聲清脆,便把那丁點的煩躁也一同驅散,索性連眼也沒抬,便當作這闖進寧靜的傢伙不存在。


  因此當茨木童子跨進後院,見到的便是一鬼一貓皆半瞇著眼在廊下乘涼,清風徐徐撫過,白貓的耳朵聳了聳,而酒吞童子身後蓬鬆肆意的紅髮也一同在風中輕輕搖晃,卻沒了平時囂張狂野的氣息,反而有些溫馴的意味。


  茨木童子大步走到酒吞童子的身旁盤腿而坐,瞪著被摯友撫摸著的小東西,卻無人理會他,一鬼一貓依然靜靜的假寐。


  剛剛才從外面辦置好了晴明交代的任務回來,茨木童子身周尚還殘留些許對峙時的暴虐氣息,本性也聒噪少有靜下心神的時候,尤其近日暑熱,讓他跟鬼王一樣不發一語靜靜擼貓就度過這一個下午,那是不可能的。


  但前幾次打擾摯友午後假寐的後果讓他也不敢隨意破壞這安靜的時刻,鬼手撩起自己濃密的白髮,卻因幾絲幾縷依然黏在後頸上,又僅有單手而無法將濃髮綁起,黏膩悶熱的觸感更令人心生不悅與煩躁,因此茨木童子的動作在與自己的頭髮奮鬥時也漸漸大了起來。


  「嘖。過來。」


  還沒反應過來,茨木童子便被酒吞童子不耐地扯過頭髮,動作粗魯將他的頭拉下,面對面的半跪在他面前,替他束髮。


  原本的小白貓或許是因為兩人動作過大,早已輕聲離去躲到不知道哪個樹蔭底下乘涼,讓酒吞童子不禁有些遺憾,畢竟他難得有隻小白貓親近而非更親人的貍花貓。


  這就讓他想起每次茨木童子到後院煩他時,總過不了多久就有小白貓繞在他身邊,所以順手不悅的扯了扯那銀白的髮絲。


  茨木童子垂眼,乖順的任由酒吞童子動作,雖然對方不怎麼溫柔,好幾次都扯痛了他的頭皮,但這樣一丁點的疼痛從來不被他們這級別的大妖放在眼裡,故也無所謂。


  不如說總站在高處而待人不冷不熱的酒吞童子,對他的態度是如此不耐卻也不抗拒,那便是茨木童子能與他比肩的證明。


  「行了,滾吧。」


  酒吞童子將對方不聽話的髮絲都紮進了髮圈之後,順手拍了拍茨木童子的臉頰便讓他滾蛋。


  但這一番動作在這樣的午後已太大,原本露出了的大半胸膛便凝著薄汗,此時更是成了汗珠從飽滿的胸肌上滑落。


  茨木童子還低著頭垂著眼,目及勝景,哪還有錯過的道理?


  在酒吞童子想重新臥回木製地板休憩,正要推開這傢伙時,卻無防備的被鬼手摟住精瘦的腰肢,胸前一片涼——是茨木童子俯首,幾乎貪婪的舔舐著他胸前的汗珠。


  酒吞童子幾乎是跪坐在茨木童子的懷中了,幾次的舔弄使得他頭皮發麻,假寐了一個下午,鬼王渾身都是懶勁沒使上力,自然是推不開這黏膩的傢伙。


  他不悅的垂眼瞪著在自己胸前作亂的茨木童子,感受到摯友的視線,他卻更加放肆的將整張臉都蹭進了原本就鬆垮垮的浴衣領口,故意將舌頭吐出讓人看得更清楚那紅色在他胸前緩慢舔弄,同時,一雙金色的眼眸卻由下往上專注的望進酒吞童子的眼底。


  酒吞童子身為鬼王,什麼樣的花招沒有玩過,卻每每無法抵抗這這雙專注無雜質、僅僅能映出自己的眼眸,他也不是什麼禁慾之人,動了動喉結,還沒開口,多年默契如茨木童子便已經揚起頭叼住他的頸部嘖嘖出聲。


  「摯友呦,」聲音裡是顯而易見的沙啞,「來支配我吧。」


(支配的實際操作)



  「摯友……」


  某人黏膩的在身上蹭來蹭去,很明顯是想再來一次,酒吞童子卻神清氣爽的給了個纏綿的吻,便推開了那黏人的傢伙站了起來。


  「行了,也不嫌熱得慌……嗯?」


  「喵。」


  不知道什麼時候腳邊蹭來了隻小白貓,正仰著頭望著他,與此同時的茨木童子也是一樣的眼神坐在地上仰頭看他。


  「沒空陪你。」


  酒吞童子用腳掌蹭了蹭小白貓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後院。


  小白貓不明所以的留在了原地用前爪洗了洗臉又跑掉了,但是他知道茨木童子反正會跟上,無論他去哪裡。


  等到了浴池,泡在水裡比較涼爽,再來一次也無所謂吧。


  酒吞童子心情不錯的想著,嘴角難得的有了弧度。


评论(13)
热度(36)
  1. 邊草無窮日暮問花落處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老天鵝啊是車!是車!是車啊我的媽!愛妳~~夏天漸漸來了,我是很不懂生於初夏的我怎麼會這麼不耐熱呢...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