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掌心的熱度

*半夜突然要我編一本書,隔一天要交,實在有夠虐!但是打到剩下尾聲的同人捨不得放下還是要在睡前飆完!

*失明梗,虐了小江對不起我自己跪,但是文章最後也算是不錯的ENDING吧?各位太太姑娘求放過OWO

*這設定下大概會再有相關的文產出,但是都當單篇發,都可以單獨看。






  江波濤在第十一賽季輪迴奪冠後的記者會上宣布退役。

 

  這個消息來得有些意外,但是也不那麼令人錯愕。稍微有在留意輪迴戰隊的人們,都早從季後賽後半,他們副隊長明顯下降的出席率預先看到了這結果。

 

  是的,出席率。一般首發人員就算沒有出場比賽也會到場,但是江波濤沒有出場比賽就算了,甚至連出席都乾脆免了。雖然早有記者提出這點希望輪迴官方能給出說明,但是在記者會上,面對沒有副隊長協助只能發出幾個單音的隊長,記者們紛紛表示心累。

 

  在這一次輪迴奪冠後的記者會,終於讓他們等到周澤楷搭配江波濤一同出席,當他們一前一後的走進會場時,周澤楷牽著江波濤彷彿在替他領路的手,立刻成為在場所有人的注目焦點。在例行祝賀冠軍後,記者們果然針對這一點做出了詢問。

 

  「請問江副隊是否出了什麼狀況?」

 

  「請問是否跟比賽的出席率下降有關?」

 

  「輪迴戰隊內部在下一個賽季是否會做出人員上的調整?」

 

  積了各種情緒的記者們一下子都激動了起來,各式各樣的問題向輪迴的正副隊迎面就砸了過來,兩人根本來不及回答,隨即而至的是接連不斷的閃光燈,場面頓時一片混亂。直到一向不彰顯情緒,也總不主動出聲周澤楷皺著眉,將坐在身旁的江波濤半擁進懷裡,並將他的雙眼護住,眾人才對這舉動感到疑惑而愣住,讓一旁的工作人員有機會將場面維持。

 

  「小周,可以的,我沒事。」江波濤輕輕拍了拍那護在自己眼前的手,但這話沒讓周澤楷放下心來。不過記者會還是要開,於是在眾記者無比驚嚇的目光下,周澤楷主動拿起了麥克風發言。

 

  「閃光燈,關掉。」

 

  雖然面對的是一張臭臉,以及半命令的語氣,但是那張嚴肅起來帶有肅殺之氣的帥臉,讓所有人乖覺的聽命行事。接著江波濤從周澤楷懷中坐起,拿起麥克風。

 

  「首先,感謝各位記者朋友們對我們奪冠的祝賀,從今以後輪迴戰隊依然會以冠軍為目標繼續努力。」江波濤先是禮貌的回應了例行賀詞,「但是很遺憾的,今天是我最後一次能親眼在場上替輪迴見證榮耀了。」

 

  此話一出,底下又起了騷動,攝影機紛紛對準了江波濤的臉,希望能捕捉到他或是失落或是疲憊的情緒,但台上的江副隊只是一如往常的保持著微笑。

 

  「在去年年底,我的視力開始慢慢的退化,在今年年初開始有大幅度的滑落,並且伴隨畏光,所以剛剛隊長才希望大家將閃光關掉,是考慮到我的身體狀況,除此之外也有色彩失去鮮明度等症狀。」

 

  「最初診斷時醫生認為是白內障,但是我沒有家族病史,也沒有受過任何可能致病的外傷,眼中的水晶體也沒有出現混濁,並且伴有間斷性的劇烈疼痛,因而再做了精密的檢查,有幾場比賽因為與檢查撞期所以才無法出席。」

 

  「昨天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說我這病例前所未聞,希望我能去美國的眼科學研究中心做檢查及治療,」江波濤感到周澤楷握著的手加重了力道,他極其自然的給了他一個安撫的微笑,「所以,我在此宣布退役。」

 

  「關於輪迴副隊長的位置,我們戰隊內部還在商討,之後會再另行公布。」講到這裡,彷彿畫下了一個句點,江波濤在心中緩了一口氣,但是記者們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即使他是個病患。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拋了上來,他也一一做了回應,無法回應或者不想回應的問題也讓他微笑打著官腔撥了回去。當然也有人針對此事向周澤楷發問。

 

  「請問周隊,對於此事您的看法或心情如何?」

 

  周澤楷皺著眉不發一語,場面僵持了幾秒後,他以行動代替回答。

 

  江波濤被自己隊長嚇了一跳差點放聲尖叫,但是回過神後,他安撫性的將雙手也環向了周澤楷,感受對方從來的體溫,並將臉埋入他的頸邊,閉上了眼,提醒自己現在還在記者會上,別讓眼淚就此流了出來。

 

  周澤楷似乎有點失控,直到江波濤拍著他的背安撫著說了幾句,他才終於把人放開。記者們雖然找到極其煽情的點,但是接下來也無法再問出更多東西,因為周澤楷在抱完江波濤後,就牽著他的手將他領下台,速度快得讓江波濤在意識到他的動作後,只來的及對麥克風說了聲謝謝。

 

  這一場記者會就在兩人的擁抱中結束。江波濤的職業選手生涯到此結束,但是感受著從手心傳來的熱度,一路從掌上燙到心口,他忽然覺得此生已了無遺憾。



*本文收錄於CWT39新刊《熱度》。20150305

*同系列後篇:〈陽光的熱度〉〈思念的熱度〉〈黑暗的熱度〉〈彼此的熱度〉

评论(4)
热度(87)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