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張】無可避免

*發現自己寫作有個套路,刻意的避免所以導致這篇開頭產的不太順暢,結果後面又發現回到自己原本的套路了......(掩面

*發現韓張的標籤中,大多都是別的CP帶韓張玩的,直接寫韓張的好少......詭異......

*其實這是我的愛情觀,之前幫友人作戀愛諮商時談到,覺得可以套在張副身上。

*其實張副是個比較悲觀的人吧




00

  「欸欸、這一期新開的連載你們看了嗎?」

 

  「看了看了!第一話就讓人心動不已啊!果然一見鍾情甚麼的超浪漫!」

 

  「命運的相會啊!所以說我的真命天子怎麼……」

 

  張新傑沒有將對話內容聽完,臉色冷淡的闔起了手上看到一半的書便離開了教室,只想找個校園裡沒有人會來打擾的角落,安安靜靜的把書給讀完。

 

  女孩子們銀鈴般的調笑清脆悅耳,但這話題令他煩躁不堪,但為何心底會湧出如此情緒,他完全無法明白。

 

  於是便更煩躁了,張新傑難得有些逃避的不願去想。

 

  他找到圖書館一個靠窗的角落,攤開了夾著書籤的那一面靜靜閱讀著,窗外操場有打球的男孩子大聲吆喝。忽地一陣風吹過窗簾掀起,他一個側臉想閃過目光便往窗外飄去。

 

  風停了,他的目光卻無法移回書中的文字上,他找到了讓他心緒煩躁的源頭──球場上逆著光、永遠走在他前頭的身影。

 

  那是韓文清,他認知的、女孩們口中所謂的一見鍾情。

 

 

 

01

  張新傑一邊刷著牙一邊思考早上模模糊糊的那個夢境。那是中學時候的場景,他還記得那一個瞬間,自己摒住了呼吸,被陽光燦爛得頭暈目眩。

 

  之後的事情他自己也覺得不可理喻,向人打聽了那人的資料,玩了那人熱衷的遊戲,而後甚至追隨著他的身影當了職業選手,走向了一條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道路。

 

  那時家裡鬧的兇,原本家人因為他成績沒有放掉,任由他打遊戲權當課外放鬆,甚至暑期讓他參加了訓練營的課程,但是當他在考上了大學,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的第二天宣布他要做職業選手後,母親關起房門嚎啕大哭,父親怒的提起掃把就要追打他,想把他關在房裡,父親的腰上還掛著自家大哥大聲阻攔。最後,是長他兩歲的二姊幫他收拾了東西放他出了家門,安靜的帶他去車站。

 

  「你就別後悔。」二姊的聲音不比往常歡快,她嗓音低沉生著悶氣,但她總是支持自己的決定。

 

  「嗯、不後悔。」他一人搭車到了霸圖,看到那個自己一直追隨著的身影站在門口,他舉步向前,看著對方五官的輪廓慢慢被光影勾勒清晰,不再如從前只能從遠方遙望,只有淡淡的身影。

 

  他一輩子都不會後悔。

 

 

 

02

  不過後悔不後悔是一回事,這段感情能走多遠又是另外一回事。

 

  張新傑的思考一向依循著邏輯,包括愛情。在遇到韓文清之前,他從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見鍾情這種事,退一萬步來說,若是真的有,那也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就算發生在他身上,那人也該是個女的。

 

  不過韓文清生來就是為了打破張新傑腦中的一切常理。

 

  既然一見鍾情這種不科學的事情就是讓他遇上了,既然他喜歡上的偏偏就是個男的,那也沒甚麼好掙扎,張新傑一向勇於接受現實,然後再思考應變的方式。這時候眼下要處理的應該是,這份情感該怎麼解決。

 

  首先無法改變的是,對方是個男人,至於對於同性的接受度則未知。那麼,抹滅掉自己的這份情感似乎是最簡單的方式,這是對於自己、對於對方的未來及發展,最好的選擇了。若說他選擇成為職業選手是對於他自己未來的評估,那麼選擇加入霸圖便是私心了。他想考驗自己的這份感情。

 

  在進入霸圖的第一年,他作為預備選手也隨著戰隊的正式選手東征西討,這期間他除了研究榮耀外,就是研究韓文清了。

 

  他認真的挑出對方所有他看不順眼的缺點。比如早起出宿舍時的韓文清通常頭髮還是無法定型凌亂非常,比如有時候會在他身上聞到煙味,比如他情緒一上來就直接咆哮絲毫不看場合……每一次多找到韓文清的一個缺點,張新傑便會皺著眉思考即使對方如此自己也還是喜歡著嗎?

 

  而當每一次得出的結論是肯定時,他眉頭又皺得更深了。

 

  然後有一次發現張新傑皺著眉的韓文清,也沒提示一聲就用大拇指用力朝他的眉間抹。

 

  「做甚麼皺著眉。」他說著,沒發現自己的眉也皺著。

 

  原本還想著要找出對方缺點來消磨自己情感的張新傑,在這一刻覺得自己真的完了。

 

 

 

03

  於是張新傑給了自己一個期限,到兩人都退役前不再多花心思去思考這份情感,這麼藏著就好。

 

  他本來是這麼打算的,直到第四賽季他們得了聯盟總冠軍的隔日早晨,他在韓文清的懷中甦醒。

 

  終於打贏了嘉世,那一晚他們在經理的宅邸中狂歡、互相灌酒。即使是張新傑這樣自制的性格,也因為年輕免不了被狂喜左右而多喝了幾杯。

 

  隔天陽光透過窗打在他臉上,他皺著眉睜開眼時尚未查覺到有甚麼不對,酒後的清晨色調淡薄,他頭暈著沒有立刻起身,看著眾人如屍體般橫躺在房內各個角落。

 

  若是再潑些紅色的顏料就是案發現場了呢。

 

  張新傑難得思考跳躍,被自己腦中的想法逗得笑了出來,因而驚動了那人。

 

  「醒了?」

 

  沙啞的嗓音從頭上傳來,靠著的東西也隨著聲波震了震,他這時才感覺不對勁的抬起頭。

 

  那人背著光,他看過去便是向著光了,陽光非常刺眼,照到他睡歪了的眼鏡上再射進雙眼,讓他的頭更暈了。

 

  「新傑。」對方稍微低下頭喊了他的名,熱氣呼在他的臉上。

 

  他因為剛起床的低血壓稍感不適,瞇起眼想看清楚一點,抬起一隻手想扶正眼鏡,卻沒料到對方的手也撫上了他的臉頰,溫度非常高。

 

  「嗯?隊長?」張新傑扶正眼鏡後終於看清對方的輪廓,但尚未明白他此刻的狀況。

 

  「嗯,是我。」隨著聲音落下的是一個無可避免的吻。

 

  驚呼還來不及出口便被韓文清吞下,他愣著錯過了推開對方的第一時間。

 

  這個人又來打破他的決定。張新傑在心中埋怨,卻闔上眼、雙手繞過對方寬闊的肩,將自己送了出去。

 

 

 

04

  他將盥洗用具清洗後在鏡子前擺好,擦了擦眼鏡出了浴室走到床前。

 

  「隊長,起來了。」

 

  床上的人卻只是皺了眉頭,翻了個身。

 

  曾經,這應該會被他認真的列在標題寫著「韓文清各種缺點」的檔案中,但現在他伸手往對方的眉間撫平皺紋,微笑著。

 

  「隊長、」他又開了口,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握住了手腕,扯到對方胸前。

 

  「我醒了。」他原本以為那天他的沙啞是因為喝多了酒,現在他知道他每個早晨都是如此。

 

  「但你還沒起來。」

 

  「……嘖。」

 

  看著對方終於起身,他站到鏡子前打理自己。

 

  現在時間是早上六點三十分,晨曦從窗簾的縫隙落入他們的宿舍,那人盥洗完後習慣去拉開窗簾,他總是在衣櫃旁看著窗簾拉開那一瞬間,被陽光沐滿全身的那個身影。

 

  曾經,他對他講過他們初遇的那個場景,也提過他曾經想抹滅這段情感。

 

  「你是逃不掉的。」他說道。

 

  「是啊,我知道。」語氣中帶了點無奈,卻無比幸福。

 

  他依然不相信一見鍾情、不相信命運,但有些人無可避免。


评论(2)
热度(75)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