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張】寵

*上班打小段子。

*髒心傑出沒。




  自從與張新傑確認關係後,韓文清發現從前那個唯隊長命是從的完美副隊不見了。


  好吧,確認關係前似乎也沒有那麼聽話。但是至少從前的張新傑再不認同他的做法,人前也都是會維護他隊長的尊嚴,雖然皺著眉也是會忍下,直到事後他們獨處時才拿出來跟他談的,用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不過最近不用張佳樂在那邊哀哀叫,連他自己都覺得,他有些太寵他的副隊了。


  比如說張新傑畏寒這事吧!在第四賽季的那個冬天全戰隊的人就都知道了,畢竟要比誰包的緊還真沒有人能比得過他。以前的他就是多戴一層手套,加上無論到哪手邊必定要帶著的一只熱水瓶,每當覺得冷了就含口熱水再慢慢吞進胃裡,當初韓文清要追人時也默默幫他把冷了的水瓶換裝過幾次熱水以提升好感度。現在呢?誰讓韓文清體質偏熱,哪怕是大寒冬他身上也是暖的,於是張新傑就不帶熱水瓶了,說整天拿著個水瓶也挺麻煩,然後把他那雙冰棒一樣的手貼到韓文清的脖子或腰間。這畫面在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對戀人在擁抱一樣,殊不知只是張新傑在取暖。


  這舉動不什麼大問題,戀人嘛!怎麼能不歪膩?讓韓文清煩惱的是張新傑也不在意場合地點,是說拿熱水瓶取個暖也不需要場合地點。例如常在訓練中間休息時自然而然的就貼了過來,也不打聲招呼手就往他頸間放,大冬天的誰願意把冰棒放在自己身上啊?那個當下他差點被冰的喊出來,但這時訓練室裡隊員們都還在啊!真喊了多傷他面子,也只好忍了。


  而韓文清身周的隊友們只看到他們這般「要好」,忍著想喊燒的表情說多扭曲就有多扭曲,但畢竟他倆一熱一冷在霸圖內部建立起的威嚴不是輕易可以破的。不過、再多幾次不說張佳樂這喜歡嘴上占人便宜的傢伙,連林敬言這斯文人都要調侃他了。


  若是這是真的歪膩那就好了,情人送糖給自己吃傷點面子不要緊,偏偏張新傑貼過來時面上也沒有特別的表情,就跟他以前冷了拿熱水瓶一個樣,這著實讓韓文清心碎。


  他就是那只熱水瓶,因為長了腳不用提來提去的,也難怪講求一向效率的張新傑愛不釋手。


  回到說太寵人的話題,即使這般被當作取暖道具(≠男朋友),韓文清也不忍心推開張新傑,因為他心知肚明張新傑究竟是多怕冷,不只不躲開那冰棒似的人兒,他還會一雙眼如鷹一般掃過整個訓練室,逼得所有人都低下頭繼續專注在訓練上,然後無奈的一雙手將那人整個攬進懷裡。


  韓文清文清覺得自己最近總是對張新傑感到無奈,無奈了幾次後韓文清決定換個角度想,張新傑其他時候實在是太避嫌了難有下手的機會,當只熱水瓶也好,至少能光明正大吃豆腐。


  想著韓文清手上抱得更緊了,卻沒有發現被他整個人擁著的張新傑,埋在他懷裡臉蛋微微有些暈紅,卻笑的極其溫暖。




*性格內斂不輕易撒嬌的戰術大師完美利用了自己的體質達成了目的,而全霸圖只有假斯文林敬言知道真相。

评论(17)
热度(60)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