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王喻】貓

*百粉點文,題目: @雷克那依  / 喻文州:「杰希,我們來養隻貓好嗎?」

*此篇CP是喻黃喻→王喻,就不占喻黃/黃喻的標籤了。

*本來想寫喻王的耶怎麼反過來了我也不瞭,點文的姑娘不知道能接受嗎@@

*這隻喻文州有點軟,可能有些姑娘會覺得OOC吧?請小心踩。

*我覺得喻文州怕寂寞。要不然怎麼忍受少天那麼多話

*你馬這邊居然被說有敏感詞,一測試之下居然是咱們大神們玩的那款遊戲的名字.....要死,有本事把我lo上一百多篇都禁掉啊!20160628



  喻文州在宣布退役後,他以國家隊前任隊長的身分受到邀請,進入了競技總局專門負責容耀電競這個新設項目的相關工作,接受後的他便順理成章的搬到了首都。

 

  在剛接下工作時,他其實還挺煩惱住處,實在是他在北京並沒有親戚可以投靠,但那麼恰巧,正煩惱時他就接到了王杰希的電話。

 

  「喻隊,聽說你在找房子?不介意的話,我這兒有間房想租人。」

 

  「謝謝。另外,都已經退役了,叫名字吧。」

 

  「嗯,文州。」

 

  於是就這麼訂下,他們成了室友。

 

  畢竟算是在中央工作,喻文州的作息就跟普通的上班族差不多。但早喻文州一年退役,卻還留在微草做顧問的王杰希,卻常常在晚餐後才能回到家裡休息。實在是顧問這個職稱要管的事情實在太多太雜了,從戰術意見、覆盤檢討和訓練項目,到挑選新人、周邊製作、戰隊形象宣傳等等大大小小的事情,微草的眾人總還是習慣性的要問問前隊長的意見,何況他還頂著個顧問的頭銜,不給問也不行。

 

  於是在新一季的聯賽開打後,喻文州便習慣了獨自在客廳吃晚餐,也養成了回房前幫他留一盞小燈的習慣。

 

  喻文州剛洗完澡,衣著寬鬆,黑髮上的水氣凝成水珠沿著他的頰邊滑落,半靠著床頭,從床頭的書櫃拿下一本夾著書籤的書,他手上一頁頁的翻,紙張之間磨擦的聲響伴著夜裡有些涼的空氣異常清晰,他有些心不在焉。

 

  太安靜了。

 

  這種時候喻文州就會想念起黃少天。他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他的笑容與話語都充滿生命力,有他在的地方,他身邊的空隙就能被填滿。

 

  但是他前天接到黃少天的簡訊,說他去環遊世界了,最近的行程是去沙漠探險,可能有一陣子不能給他解悶了。

 

  解悶,黃少天用了這個詞。

 

  外界總是說最了解黃少天這個選手的,必定是喻文州。他知道怎麼在場上製造機會給他,也懂得怎麼在場下阻止他把人吵瘋。但是從來沒有人提過,黃少天也同樣的了解喻文州。每次媒體報導說著喻文州如何了解黃少天,他倆便會相視而笑,這時的默契連黃少天都說不出話來打破。

 

  在喻文州拿著書出神,快要跌入睡夢中時,他聽到門外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響。

 

  在他老家的父母因獨子外出,一整年多半的時間都不在家,他們養了隻貓來陪伴。貓兒走路時是無聲的,兩位老人家被牠的突然出現嚇到幾次後,便給牠在頸上繫了鈴鐺,從此走起路來就像一串鑰匙叮叮噹噹響。

 

  他迷糊間想起上次回老家,一開門那貓兒就叮叮噹噹的走向他,在他身邊轉了兩圈,非要他順順毛才肯離開他的腳邊。

 

  喻文州從門縫下看見,門外他留的那盞小燈被打亮,然後是一聲悶響。王杰希習慣每日下班總要將自己摔進沙發,像要甩掉整日的疲憊一樣。住過來後不久,喻文州沒說一聲便把沙發換成另一個更鬆軟的,每晚聽到他撲進沙發裡的悶響,喻文州都覺得像心口被一坨棉花填滿。

 

  像那隻貓,在他坐在沙發上閱讀時,撲進他的懷裡。

 

  喻文州將手上的書放回床頭,書籤擱在與昨夜相同的頁面。他走出房門,正好看到王杰希從沙發裡掙扎著爬起。

 

  看來,沙發好像有點買太軟了。

 

  「文州?我以為你睡了。」

 

  「好玩嗎?」喻文州沒有回答他的疑問,卻反問。

 

  「嗯?」王杰希扒了扒剛剛弄亂的髮,不明所以。

 

  結果喻文州也不再多說,直接撲進了沙發裡。

 

  自己來的棉花比較大陀。喻文州心想,有些滿足,又有些不足。

 

  「杰希,我們來養隻貓好嗎?」

 

  聽著喻文州悶在沙發裡傳來的聲音,王杰希愣了幾秒後,低低的笑了。起初喻文州沒有理他,他便越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王杰希難得開朗的笑聲輕輕覆在他的身周,直到他感覺全身暖暖的,那些從前讓黃少天填滿的空洞,此刻都被溫柔的輕撫。

 

  「……別笑了。」喻文州制止。

 

  「嗯,養貓吧。」王杰希看著還倒在沙發裡的男人,笑著再一次撲進沙發裡。



*破個梗:喻文州就是那隻貓。

评论(3)
热度(31)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