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王柔】我們與明天

*取名無能

*感謝王柔群 @CARE关小兔 小夥伴提供的腦洞關鍵字:黑暗料理

*不過後來寫著寫著好像偏離了.......

*土豪現身【。

*個人是挺喜歡這篇的,希望你們也喜歡。



  十八歲那年,唐柔的父親在一處山郊下買了一整片的綠蔭,再請歐洲知名建築設計師親自設計監工,最後成形的那幢精緻別墅,便是給她的成人禮。

 

  那時的唐柔人還在歐洲學音樂,生日當天晚上父親在歐洲分公司的執行秘書親手將這一份房地產所有權狀交給她後,便免不了一通長途電話。

 

  「爸,雖然我收到是挺開心的,但是用不到啊!不如您拿這土地去經營產業……」

 

  「柔柔啊、這妳就不懂了。」唐書森打斷了女兒的語句緩緩道,「爸爸不能陪妳一輩子,以妳的性子,也不可能讓我幫妳選個我完全放心的人來照顧,但是爸爸總要給妳留個能遮風避雨的地方。」聽著父親平穩的嗓音,唐柔原本急切的心情也漸漸被撫平,「妳十八歲了,我相信我的好女兒能做出對自己最好的選擇。我送的這別墅,只是想告訴妳這個。」

 

  那時還年輕的唐柔,還不懂得該如何回應這一段包含著深沉感情的話語,最後也只能靜靜的說了聲感謝,便收下了自己父親的心意。

 

  「後來不久我就回國了。」唐柔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別墅鑰匙,「當初去國外學音樂,也有部分是為了逃離父親所能照顧的範圍,為了證明自己,」她扶著門,讓王杰希幫她把行李都搬進屋內,「那個年紀還沒完全脫離反抗期,但聽了父親這一番話,加上剛好在音樂上碰到了一點困境,就直接回國了。」

 

  「但是因為沒有完全脫離反抗期,回國了待家中還是覺得彆扭,所以就跑到杭州去當網吧小妹了?」唐柔應了聲「是」便不再說話。王杰希放下手上的行李,拍了拍褲腳,邊說著邊四處打量。

 

  別墅在設計時應該是融入了貼近自然的概念,無論地板、傢俱無一不是用木頭製成的,木材的顏色配上設計優雅大方的白瓷擺設,顯得清新且舒涼。

 

  「果然是避暑的好地方。」

 

  「這兒還有呢!」唐柔走向客廳深處,那有一整片的青色布簾,她故意擺了個POSE作勢要拉開。

 

  「這是怎麼?見證奇蹟的時刻?」王杰希調笑。

 

  「這位觀眾說的不錯,又來到了見證奇蹟的時刻!」唐柔順著話接了下來,華麗麗的拉開了簾子。

 

  那青色的布簾後,是一整面落地窗,窗外接著設計乾淨的木製陽台,而就在王杰希站著的正前方,那陽台竟有一塊如伸展台一般延展到了一片青綠的湖中央。這時正是陽光最美好的午後時分,艷陽透過了包圍著綠湖的重重綠蔭,不僅少了些赤辣亦多了些溫存,散在湖面隨著水波靜靜閃爍,如湖底映出寶石一般。

 

  「那麼可愛的魔術師小姐,請問我有這份榮幸邀請您一同遊湖嗎?」

 

  看著單膝下跪,一手扶著她的男人,唐柔怎麼可能讓不字說出口。

 

  結果兩人就這樣靜靜牽著手走在綠蔭下,一晃眼便是一個下午,途中偶爾王杰希說起小時候發生的趣事,又偶爾唐柔講起她在國外學習時的所見所聞,但更多的時候,兩個人都只是靜靜的,感覺著身旁人的一舉一動,便已足夠填滿心口。

 

  夏日晝長夜短,兩人也沒有多注意到時間,等到日落回到別墅才發現已經到了晚餐的時候,而他們甚麼都沒有準備。

 

  「真是失策,只有食材,怎麼辦?」唐柔打開了冰箱。在來之前她曾經先請人來整理屋子,包括替廚房添些食材,但卻忘了提醒他倆人都不懂烹飪這一個事實。

 

  唐柔雖長年離家而居,但是身為唐家獨女,除非她自己要求,唐書森怎麼可能讓她動手?而唐柔雖身為一介女子,卻是對烹飪一丁點兒的興趣都沒有,自然是沒有機會習得這手。而王杰希雖也是長年獨居在外,卻因為戰隊中本就有食堂供餐,也是沒有點上這一個生活技能。

 

  「還能怎麼辦?只好看著辦了。」雖是這麼說著,他看著一冰箱的高級食材也沒有辦法,「好歹也泡過泡麵,普通麵條的下法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吧?」說著他從冰箱中挑出了幾顆雞蛋、半顆高麗菜和一點肉片。而唐柔則是在一旁百度起了食譜。

 

  其實光會百度也沒有甚麼用處,唐柔便放下了手機,在一旁看著自家男人不太熟練的將菜切成絲狀,因不曉得開抽油煙機而被滾著的水煙薰了一臉,接著把切好的食材都丟下去,用大湯匙胡亂攪了兩下,然後在熄火前打了兩顆蛋下去。

 

  唐柔便自發的將碗筷備好在餐桌上,特別爽快的舀了碗,也不看被水滾成一片愁雲慘霧的湯料。

 

  「妳小心燙啊……」王杰希在端出這一鍋時想必也掙扎過,看女友這麼捧場卻不免尷尬。

 

  「王杰希。」唐柔吃了兩口,特別嚴肅的叫了他的名字。

 

  「嗯?」

 

  「你沒放鹽。」

 

  他只顧著將食材加進湯裡滾,卻忘了加點調味料了,但也沒見唐柔特別嫌棄他,說完就自個兒走進廚房抱了包食鹽和一瓶醬油出來。

 

  「醬油是……?」

 

  「都是鹹的嘛!我試試看加哪一種比較好吃。」回的理所當然,但是王杰希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兩人的晚才便這樣一邊玩著一邊笑著吃完了。

 

  夜裡他倆的活動一向規矩,先打個幾盤榮耀,再一起看個書或電影便過了。

 

  沖洗過後他倆分床睡,兩張床只隔了一小條走道,關了燈有月光灑在木製的地板上,好似能引出木頭的香與暖。

 

  「王杰希。」熄燈後,唐柔一下子沒有睡著,輕輕喚了他一聲。

 

  「嗯?」

 

  「我榮耀可能只能再打個兩年就得退役了。」

 

  「我知道。」畢竟她出道的晚,即使一鳴驚人,體力也有限。

 

  「你應該也差不多再過幾年吧?」誰都看的出微草的主力正漸漸轉移,但是少有人知這是他一手操作出來的。

 

  「嗯。」

 

  片刻沉默,正在王杰希以為唐柔睡熟時,她聽到一聲滴滴的嘆息,帶點不捨卻又滿足的。

 

  「那我們差不多能規劃一下之後的生活了吧。」

 

  「嗯,」王杰希回應中帶笑,聽得唐柔耳尖發燙,「先睡吧,我們明天還可以聊這個話題。」

 

  我們、明天。兩個極其簡單的字詞,合在一起卻讓人感到,彷彿胸口有一簇蓬鬆而柔軟的白花,正以極慢的速度在月光下綻放。

 

  唐柔一直認為自己不需要被保護,不知道為何父親固執的要替她建造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而今,透過月光,她看著王杰希的髮色漸漸變淡,遁入夢鄉前才忽然理解,十八歲那年父親的話。



评论(6)
热度(40)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