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黃】草莓牛奶

*梗來自DCARD這篇〈為什麼要送我草莓牛奶〉,灣家的網站,連不上請見諒。

*昨晚構思時想寫的是黃沐,不知怎麼下筆又成了喻黃。

*一直覺得黃色(少天)配粉紅色(草莓牛奶)很甜啊。



  黃少天自從來到藍雨訓練營之後,便養成了早起的習慣。對外的理由當然是為了身體好,但事實上,是因為他喜歡喝草莓牛奶。

 

  還住在家裡的時候,跟家裡人也沒甚麼好顧忌的,早晨自家娘親自是會替他弄杯草莓牛奶當早餐,冰箱裡也從不缺,但到藍雨後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得學著獨立生活,學著獨立……找草莓牛奶。

 

  剛開始的生活那是辛苦,黃少天找了好久藍雨附近的店家,最後才終於在附近一間小網吧的冰箱裡找著他心心念念的草莓牛奶,而幾個月之後,他意外的發現訓練營那層樓走廊盡頭的販賣機有了草莓牛奶,從此他可以多睡半個小時起來去買。

 

  不過總是有意外。

 

  「欸?沒了啊?怎麼會沒了?昨天負責補充的大爺是忘了咩?還是廠商沒貨了啊?坑人啊!這樣一天要怎麼開始……」一大清早還穿著睡衣,卻站在走廊盡頭的販賣機前,黃少天的手指爆著手速戳著草莓牛奶的按鈕,嘴裡也不甘寂寞的嘀嘀咕咕。

 

  「怎麼辦啊……沒有時間了啊,現在要是去外邊網吧鐵定遲了訓練的啊……」在販賣機前嘀咕花了太多時間,結果連去老地方買的時間都被他的嘀咕給淹掉了,黃少天很是後悔沒有馬上行動,不過,都這樣了,他最後所幸賭氣把錢幣給退了出來,趕緊換了衣服吃早飯就往訓練營的方向去。

 

  本來因為沒有草莓牛奶而頹著的黃少天,走在走廊上,忽然發現前面一個貌似跟他一樣是訓練生的人,手上!拿著!草莓牛奶!

 

  他不由自主的望著那罐草莓牛奶,到了門口對方停下來要把手上的飲料喝完才進去,結果黃少天還差點撞上了他。

 

  「啊啊不好意思!」

 

  「沒關係,是我先擋到路了。」

 

  以上就是黃少天跟喻文州的第一次對話。

 

  訓練期間,黃少天不由自主的在練習中還要瞟向那個穿著淡藍色襯衫的男孩子。

 

  好好一個大男人做甚麼跟我搶草莓牛奶?看那罐身上還滲著些水珠就知道,那傢伙是今天早上才從販賣機買來的。天那這傢伙什麼心眼?我都已經特別早起了為什麼他還有辦法比我早啊?那我豈不是以後每天要比他早起啊?他到底幾點起的才買的到啊?

 

  他完全忘記,今天只是剛好剩最後一罐,沒必要每天都跟對方比早的。

 

  「黃少你今天怎麼了啊?平時要逮你沒這麼容易的。」坐在黃少天邊上,同時也是他室友的鄭軒正操縱著他的彈藥專家給了他手下的劍客好幾個連擊。「看你恍惚的,該不會是看上了誰吧?」

 

  「我呸呸呸呸呸!看上誰?你以為咱藍雨裡有妹子給我看上嗎?」被這麼一說,黃少天才發覺自己太不專心了,「看我的!殺殺殺殺殺殺殺!你個懶人就好好繼續懶,做甚麼今天這麼有精神!看我嘿!在你後面!嘿嘿嘿!」但是剛剛時在是被彈藥專家炸掉太多血了,即使後來追上,這局依然沒能贏過鄭軒。

 

  「哼!算你好運。」黃少天說著,鄭軒只當他死鴨子嘴硬,「對了問你個啊!坐那邊那角落藍色襯衫的是叫甚麼名字?」

 

  「喻文州……」然後鄭軒看向他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果然看上的不是妹子嗎……」

 

  「我呸呸呸!你才看上他!早上剛剛不小心撞到他想說等等再去道個歉不行嗎你!」

 

  嘴上這麼說著,但黃少天心裡想的是,喻文州是吧?你個傢伙太可惡了!明天再把草莓牛奶搶回來!看你喝什麼哼哼哼哼哼!

 

  不過黃少天沒想到的是,中午午餐的時候對方會特地找來他這桌坐。

 

  「早上不好意思。」喻文州端著菜盤走到他位子前說,而聞聲抬起頭的黃少天嘴裡鼓著還沒吞下的飯,看到了他的笑臉不知怎麼的特別驚慌的狼吞了下去。

 

  「不會不會哈哈哈!你找到位子了嗎?沒有的話這邊坐啊?」

 

  「謝謝。」然後喻文州便坐下安靜而專注的吃起他的中餐。

 

  「欸欸、黃少啊!」坐黃少天旁邊的鄭軒湊了過來在他耳邊,「近看五官是挺不錯啊?不告白?」

 

  「呸呸呸!我才沒有這種嗜好,你少給我胡說八道,再亂講話等等競技場等你!看我如何完爆你!」說著不小心太大聲,還撇了喻文州的方向兩眼,卻見對方彷彿甚麼都沒有聽見的繼續手上的動作。

 

  於是他就放心跟鄭軒打鬧起來,雖然他也不知道放下的那是個什麼心。

 

  「嗯……少天是吧?」飽喝足後,黃少天才發覺喻文州笑著看他。

 

  「呃、你怎麼知道我名字?啊對上回訓練營內表揚有說過嘛!是啊就是我,有什麼事啊?要說快說,要不然我要回訓練室了。」

 

  「你既然吃飽了,能跟我來一下嗎?」

 

  約嗎?

 

  黃少天看著對方的笑容幻聽了起來,就是不知道是約架還是約會?但兩樣都讓他內心揣揣不安,震驚中也就忽略一旁鄭軒遞來的怪異的眼神。

 

  「喔喔好啊!」然後他反射性的就答應了。

 

  然後他就在心裡嘀咕了一長串(在這邊為了版面整潔我們就略掉吧),跟著喻文州的身後走到了對方的房間。

 

  咦?房間?這發展似乎有些奇怪啊?有點緊張怎麼辦?對方該不會真的是那個意思吧?啊可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啊?鄭亞力山大你可以不要這麼烏鴉嘴嗎?還是其實是想在自己房間裡毀屍滅跡比較方便啊?

 

  「其實我是想問你,你是不是男生喝草莓牛奶很奇怪?」喻文州有點不好意思的問,「因為那之後你一直盯著我。」

 

  結果一進房門,喻文州卻是問這事,讓黃少天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的腦洞。

 

  想不到是個同好啊!

 

  「呃、是不會啦!因為我自己也愛喝啊!今天早上投販賣機卻掉不出來有點傷心,想不到在路上看到你在喝,所以就有點在意……」

 

  然後他就看到喻文州笑了一下,走到房間角落的冰箱掏出了一罐沒有開封的草莓牛奶放在他面前。

 

  「給你喝。」

 

  「欸欸欸?這是你自己買的吧這樣多不好?那你怎麼辦?」說著這樣的話,黃少天手上卻毫不客氣的插了吸管喝了起來。

 

  「沒有人會因為沒喝到草莓牛奶而死掉吧?」看著黃少天的動作,喻文州不禁笑了出來。

 

  「怎麼沒有?我剛剛就差點死在了訓練室裡啊!而且我的劍客也真的死在了另一個彈藥專家手裡,」黃少天一邊喝著,嘴上還能一邊跟喻文州抱怨,「剛剛坐我邊上那個超沒幹勁的傢伙你看到了沒有?就是那傢伙!我不過沒有喝草莓牛奶能量不足竟然敢抓著我往死裡打啊!看我等等打爆他!」

 

  本來還埋怨著喻文州搶走他的草莓牛奶,此時卻又被對方一罐草莓牛奶給收買。

 

  要很久以後,黃少天才知道,原來是喻文州的申請才讓販賣機有草莓牛奶。

 

  不過他永遠不會知道的是,那天早晨他之所以買不到草莓牛奶,是因為喻文州那夜失眠,一時心血來潮掏了所有零錢去買光了,雖然他喜歡的不是草莓牛奶。



评论(2)
热度(29)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