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論天蠍與射手的速配指數(下)

*上一篇(上)

*前排曬活動LOGO:【画斛黄花寒更好 江河湖海江波涛】

*本來說這篇要小江生日發,結果期中考果然還是趕不上,所以就來倒數小周生日三天吧!

*確實這篇(下)就收尾了,不過會有後續。可以不要期待,沒意外的話小周生日當天發。

*沒意外的話。




(下)

 

  若問江波濤,朋友跟戀人的喜歡差在哪裡?他大約會以驚訝的表情作答,「怎麼可能一樣?」

 

  怎麼可能一樣。別懷疑他驚訝的程度,他確實在聽到這個問題時愣了,因為戀人與朋友對江波濤而言,完完全全是兩個概念,他壓根兒沒想過這層問題。

 

  所以他才能在明白自己喜歡上周澤楷後,把兩人之間的距離好好把握,並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別踰矩。

 

  江波濤發現自己喜歡上周澤楷,只是因為一個很小的片段。

 

  在連續幾日因為整理戰隊資料而比平常晚睡兩個小時的江波濤,在週間的例行會議上,雖不致於直接倒頭就睡,但是腦袋確實運轉的不怎麼順暢。周澤楷固定坐在他對面,江波濤之所以挑這個位置,是因為好觀察周澤楷的舉動,若隊長有需要他的幫忙,他能比較快速的進入狀況。但此刻精神不佳的他眼神望著周澤楷的方向,卻漸漸失焦。

 

  原來隊長側臉挺好看的啊。

 

  在江波濤還恍惚時,坐在他身側的方明華拍了下他的手臂,「江副,經理叫你呢。」

 

  他這才發現會議室中所有人都看著他,看著他看他們隊長發呆,江波濤感到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頭,嘴邊正要勾起微笑恢復會議中該有的姿態。

 

  「噗。」但坐在他對面的周澤楷卻看著他的動作,不小心笑了出來。

 

  周澤楷位置就坐在窗邊,午後明媚的陽光透過窗簾的厚度,輕輕撫在他頰邊,讓原本就好看的五官顯得更深邃立體。江波濤是這時候才知道,周澤楷真的發自內心的笑時,那雙大眼會微微瞇起,深邃的黑眼卻不因此被掩蓋,反而更透著晶瑩的光芒。

 

  周澤楷沒有在這種場合上替他解圍,也沒有關心他是否過度操勞。只是,看著他困窘的樣子,特別開心的笑了出來。

 

  也是這一瞬,江波濤的心窩彷彿被重擊一般,他突然發現自己愛著這個男人。

 

  萬念俱灰。

 

  還有甚麼比喜歡上自己隊長還要糟糕?喜歡上男人?偏偏他兩個都符合了。

 

  完了啊,真的是完了。

 

  江波濤聽著經理還在絮絮叨叨的講著千篇一律的未來展望,雖然無趣,他還是刻意將自己的椅子轉了個面,這樣就能防止自己不經意間又看向周澤楷的方向吧?

 

  雖然他知道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再過幾天就是周澤楷生日了,戰隊內部的槍王粉們為周澤楷辦一個小型的慶生會,身為副隊他不可能完全不表態,最近他下意識躲避周澤楷的行為已經被對方注意到了,他若是在這種事情上都拿捏不好的話,不是會傷到周澤楷的心,就是會讓他自己的心思見光。

 

  為此煩惱不已的江波濤百度了關鍵字,送暗戀的男生什麼生日禮物好。

 

  他也沒花太多的時間就決定了,他們戰隊選手每天接觸最長時間的就是電腦了,最近又剛好流行可愛的多肉植物小盆栽,江波濤決定送盆讓隊長放在電腦桌旁。

 

  很有心意,又不會暴露心思的禮物。他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很滿意。

 

  至於那些「把自己綁蝴蝶結直接送上門吧」的建議他則乾脆的忽略了。

 

  天蠍座表示,若愛上了,只需要默默付出,看著對方一生幸福也就足夠了。

 

 

  若問周澤楷,朋友跟戀人的喜歡差在哪裡?他大約會以驚訝的表情作答,「?!」

 

  怎麼可能用二分法?周澤楷在聽到這個問題後,完全無法回答。這並不是因為他的話少,而是因為他認為朋友與情人無法用二分法去區分。比如對情人的佔有慾對部分朋友也會有,而跟情人相處時,也會跟親密的朋友相處的感覺一樣舒適。所以要完全用二分法去區分是很不實際的。

 

  所以他才無法將江波濤做歸類,他想獨佔江波濤的所有時間,但是當看到他跟其他人勾肩搭背時也不會吃醋嫉妒,又他在看到其他情人間的相處如何黏膩時,卻無法想像自己跟江波濤那般黏膩的畫面。他們都不是那種人。

 

  即使如此,周澤楷還是能用最誠懇的表情說,他確實喜歡著江波濤。

 

  周澤楷發現自己喜歡上江波濤,只是因為一次小誤會。

 

  在一次午後的週間例行會議上,周澤楷發現江波濤一直盯著他看。這發現令他坐立難安,因為那雙眼睛的眼型雖偏細長,但是瞳孔的光澤卻讓他想用「水汪汪」這個形容詞,江波濤彷彿有很多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於是只好這樣盯著他。

 

  原來他的副隊眼睛那麼好看。

 

  就在周澤楷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江波濤因為被方明華拍了拍手臂而驚得顫了顫,「江副,經理叫你呢。」

 

  看到江波濤如剛睡醒般恍惚的眼神,他才發現原來對方不過是恍神而已,但是自己卻因為那雙眼腦補了許多東西。雖然有點窘,但是反正只要江波濤沒有發現他的想法,其他人應該也不會知曉。

 

  但收穫還是有的。看著江波濤略為尷尬的摸了摸鼻頭,他想,這個人是自己的副隊。

 

  自己的。

 

  「噗。」那三個字浮現心頭的一瞬,周澤楷於是確認自己的心意,竊喜的笑了出聲。

 

  對面的江波濤好像是聽到自己的竊笑聲,橫了他一眼,卻讓人想心壞得再逗他兩下。

 

  周澤楷沒有在這種場合上替他解圍,也沒有關心他是否過度操勞。只是,看著他困窘的樣子,特別開心的笑了出來。

 

  憧憬無限。

 

  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還有甚麼比喜歡上自己副隊還要令人覺得充滿信心?

 

  周澤楷聽著經理還在絮絮叨叨的講著千篇一律的未來展望,他卻依然只望著江波濤的方向,看著對方耳根發紅的刻意轉了椅子的方向,就是不看自己。

 

  只是不知道是被自己那一聲笑給氣紅的呢。還是因為抱著跟自己一樣的心思而羞紅的。

 

  想起前幾天江波濤因為被跟他配CP而發怒的表情,跟這時有些相像。

 

  再過幾天就是周澤楷生日了,戰隊內部似乎替他特別準備了小型的慶生宴,身為副隊的江波濤不可能完全不表態,周澤楷想著最近江波濤之所以躲他,會不會因為在準備著甚麼驚喜呢?想著自己因此而心情低落了些,此時卻抱著無限期待。

 

  為此興奮得坐立不安的周澤楷百度了關鍵字,暗戀的男生送自己生日禮物要怎麼辦好。

 

  翻看了各種網頁與論壇上的建議,周澤楷心中卻始終無法冷靜,最後他終於知道這種感覺叫做緊張,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再把自己摔進棉被裡。

 

  冷靜周澤楷,你要冷靜。他對自己說。

 

  他一直知道江波濤是藏得很深的人,也知道對方不喜歡心思被戳破,另外還有總是想得太多的毛病。所以也許自己不會收到甚麼特別的禮物,但是他已經想好回禮了。

 

  告白吧。

 

  即使他還不是很能摸清對方的心思,但還是告白吧。

 

  而那些還在電腦桌面上開著的網頁中,「把自己綁蝴蝶結直接送上門吧」之類的建議,他更是想試得不得了。

 

  射手座表示,若愛上了,無論結果如何,心意一定要好好向對方傳達,如果被拒絕或許會很受打擊,不過他就不信憑他的臉追不到江波濤!
评论(12)
热度(67)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