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向天蠍告白實戰篇

*前提兩篇《論天蠍與射手的速配指數》(上)(下)

*小周生日快樂!讓你舔舔小江OWO

*本來想搶剛好過日時發的,卻不巧慢了。

*累死我了,感冒還要寫他們兩人繞啊繞各種誤會的劇情。

*沒有後續了,後續各位客倌別找我自己腦補比較甜,信我!



  周澤楷從二十三號晚上就感到非常緊張,不是因為他生日,是因為他滿心想著要怎麼跟江波濤告白。

 

  好死不死在他無法冷靜的當下,QQ跳出了江波濤傳來的訊息。

 

  無浪:隊長?還沒睡?我見你房間的電燈還亮著。

 

  一槍穿雲:嗯。睡不著。

 

  無浪:聊聊嗎?

 

  一槍穿雲:好。

 

  然後他們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不過說是這麼說,也都是江波濤一個人講講講,然後偶爾周澤楷穿插個一兩句簡短的回應。

 

  最近江波濤在躲周澤楷,並不是見到他就閃不見那種躲,江波濤還是如從前一樣,安分的做著他的副隊長,對他的態度自然卻帶著些許的圓滑,眼神也不太像以前一樣,總是注視著周澤楷。

 

  又比如現在,明明就知道自己可能有心事睡不著,特意發了訊息來陪他說說話,卻又好像找他講話不過偶然,關於他心裡想的事一句都沒有問起,話題漫天繞,點不到重點。

 

  對了,點不到重點。這就是最近江波濤給他的感覺。

 

  仔細回想,周澤楷才想起,江波濤這樣好像是從自己發現喜歡上江波濤那天開始,然後他又想想江波濤號稱是自己的翻譯機,又確實自己挺容易被他看透的。

 

  所以,該不會才剛決定要追還沒動作就被發現了吧?那他現在這樣過度圓滑的反應又是代表甚麼?不想接受自己的心意,想盡量保持原樣?

 

  當周澤楷正風中凌亂,驚嘆著江波濤的洞察力及因江波濤的反應而失落時,他聽到了敲門聲,對方沒有等待自己的回答就逕自掏了鑰匙。周澤楷聽了鑰匙聲,知道一定是江波濤,隊長的宿舍鑰匙只給副隊長多打了一把。

 

  不過他這時候來做甚麼?他們不是還在聊天?周澤楷低下頭看了看自己手機開著的QQ視窗。

 

  無浪:小周你覺得呢?

 

  又叫我小周了。看著這個最近少聽到的稱呼,周澤楷又恍神了一下才往下看。

 

  無浪:嗯?不在?睡著了嗎?

 

  無浪:燈還開著呢,小周你醒醒關一下啊?

 

  無浪:好吧。你繼續睡,我來關。

 

  看完最後一行,剛好江波濤開了門鎖探了頭進來。他本想關了燈就走,誰知道一進門就跟坐在床沿的周澤楷對上了眼。

 

  「欸?結果隊長你還沒睡啊?我以為你睡熟了想說幫你關個燈,吵到你了?」

 

  又是「隊長」,剛剛明明鬆下了防備,怎的一見他又退後了?周澤楷心中莫名有些不爽,尤其江波濤一邊這樣疏遠他,卻又一邊關心著他開燈睡眠品質會不好這種小事。

 

  「江,過來。」周澤楷看了看時鐘,十一點四十八分。

 

  也許是周澤楷的表情確實有些冷,江波濤沒多問就要向他走來,不過周澤楷多補了一句:「先關燈。」

 

  「隊長你這是怎麼了?」雖然覺得奇怪,江波濤卻很少對周澤楷說的話提出質疑,問著依然向他的方向走近。不過就算關了燈,周澤楷仍然感覺得出來對方便的小心翼翼的腳步。

 

  「小周。」周澤楷說。

 

  「嗯?甚麼?」江波濤一下子沒有理解,卻被周澤楷解讀為裝不懂。

 

  下一秒,江波濤就被心裡很不是爽快的周澤楷給拖進了懷裡。

 

  「我說,叫小周。」

 

  因為剛關了燈,江波濤還沒很適應黑暗,周澤楷強勢拉近兩人距離的動作多少有些粗魯,讓江波濤的膝蓋敲到了床緣的木頭,不過那種痛感跟周澤楷迷人的嗓音就在耳邊相比,根本不算刺激。

 

  「甚、甚麼?」這一次江波濤是真的裝,不過是真是假對周澤楷都不重要,他瞧了瞧江波濤黑暗中紅得有些不明顯,但確實紅著的耳尖,動作比想法還快,就著直接咬了上去。

 

  這一咬一發不可收拾,被嚇到的江波濤反射性要推開他,只是他一想站,剛剛撞到的膝蓋也無法配合。而感受到對方想掙扎逃離,周澤楷想也不想就直接把江波濤用雙臂禁在自己懷裡,咬完了耳尖還不開心,又咬了咬耳垂,然後延伸到脖頸。

 

  然後在把江波濤白皙的脖頸啃的泛紅中帶著些許紫青後,階段性感到滿足的周澤楷才意識過來江波濤不掙扎了,而且不僅不掙扎還特別安靜。

 

  他抬起眼,對上的是一雙帶著怒氣與霧氣的眸子,就算知道事情這樣發展不太妙,但是周澤楷還是分神想,江波濤的眼睛真的很美。

 

  他們對視很久卻沒有人開口,周澤楷的雙臂不如方才強勢而有些鬆鬆的掛在對方腰間,但是方才一直想掙扎的江波濤也不掙扎了,只是用一雙眼直直盯著周澤楷。

 

  這種時候應該要周澤楷先開口才對,但他們兩人之間一向是江波濤先提話題的,所以即使知道,周澤楷的唇彎了彎像是要開口,最終還是不知道說甚麼,只是空出一隻手,碰了碰江波濤的眼角。

 

  那彷彿一種訊號。江波濤靜靜的看著他,淚卻串珠般的沾了滿襟。

 

  「小周。」江波濤的聲音就跟他的表情一樣冷靜,「你到底想怎麼樣?」

 

  輪到自己接話了,但是周澤楷還是不知道說甚麼才對,想了想,他的唇輕柔的觸上江波濤的面頰,小心翼翼的替他吻去淚珠,由下往上,最後舔了舔他的眼角。江波濤因為眼角的柔軟而想後退,但扶在他一邊面頰上的那手將他拉近,接著,對方的唇便落在了自己的唇上,還帶著鹹味。

 

  完了完了。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江波濤如同絕望般地在心底嘆息,卻在唇邊展開了微笑的弧度,主動張了嘴、伸了舌,他也沒有再多暗示,周澤楷便一改方才小心翼翼的模樣,吻像火燒一樣,向他碾了過來。

 

  直到兩人氣喘吁吁地分開,江波濤發現兩人不知道甚麼時候換了姿勢,他正被還坐在床沿的周澤楷壓在床上,雙手撐在他兩肩上,彷彿意猶未盡地咂了咂嘴,然後舔了舔下唇……江波濤緩了緩自己急遽加速的心跳,想想還是要保持理智,於是他特別不明智地決定換個話題。

 

  「所以剛剛隊長你這麼晚不睡是為了甚麼?」但腦子還混亂著的他,一出口卻是這自己本來想避開的話題。

 

  但聞言,周澤楷又特別不滿的侵身咬了他的唇瓣,「小周。」

 

  那動作親密卻極自然,彷彿他們已經做過了千百遍,而此刻的情景是小情侶在鬧氣,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應該是床頭吵床尾和……看著不小心恍了神的江波濤,周澤楷不悅的捏了捏他的臉頰,但江波濤卻依然靜靜望著他,才想起對方是在等前一個問句的答案。

 

  「我在想,」周澤楷看了看時間,十一點五十八分,「告白。」

 

  雖然沒有受詞,但是想了想對方剛剛對自己做的,江波濤很輕易地就將句子補齊。

 

  周澤楷在想,要跟江波濤,告白。

 

  「小周、隊長,」江波濤嘴邊綻開了微笑,是因為聽到周澤楷的告白,但是嘴裡說著卻又是另一回事,「這樣不好。」

 

  這樣不好。你是隊長我是副隊。你是男的我也是。

 

  雖然沒有說完整,周澤楷也是聽懂了。

 

  「我喜歡你。」周澤楷避開了這個難題,把江波濤的手心往自己心口放,「你也是。」

 

  他們對視著僵持了許久,江波濤感受著周澤楷的心跳強勁而富有生命力。

 

  「保護你。」見江波濤的神情平靜,周澤楷心中有些慌,多說了一句並也以行動實現,他寬而溫暖的擁抱將江波濤整個人護住,就是個保護的姿態。

 

  「噗嗤。」在周澤楷有些撒嬌地蹭了蹭他的脖頸,江波濤在自己腦補了對方那帶點委屈的表情後,笑了出來,卻被周澤楷一口咬在肩膀上。

 

  「小周,」江波濤輕輕喊,「我會保護你。」

 

  他知道這是一個互相承諾,周澤楷想,他們終於可以在一起。

 

  他抬眼看了看時鐘,指針交疊在數字十二的位置。

 

  「生日快樂。」他低喃,手從因為剛才的折騰而凌亂的下擺探向了江波濤的腰間。


评论
热度(59)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