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Keep Silence 1.5

*本篇01

*如果歡樂有刻度,從一到十,此文大約會長期保持在三的位置上下,但是絕對HE請放心。 

*此文對小江的設定比較消極負面愛鑽牛角尖,我自己認為這也是一種小江的樣貌所以想嘗試,但是如果無法接受的話建議右上角出門左轉其他文章,感謝。

*因為打出來後發現沒有接好劇情,但是刪掉好像又沒有辦法完整交代他們的相處現狀,所以是1.5。

*需要十斤糖,誰快來餵我>A<



1.5

  江波濤盯著來電顯示一會兒才接上電話,接起電話後遲疑了幾秒才回話的表情令他覺得新奇,雖然在眾人的嬉鬧聲以及煙火爆炸的聲響下,周澤楷只看到江波濤把下半張臉埋進了圍巾裡,沒聽到他出聲,連嘴型都看不清楚。

 

  「隊長?」當江波濤完全不理會其他人的調笑,眼神平平淡淡的直視著他詢問時,周澤楷就知道了,那不是他可以干涉的領域。

 

  「注意安全。」他只能輕輕點個頭,然後扯開煙火的包裝替他擋掉其他人的挽留,至少,他還能替這個難以看透的好友做這件事。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與江波濤的相處應該是很自在的,因為他總能正確解讀自己的言語,替他轉達想法,也少有誤會的時候--殊不知,大多數的時候,他卻是不知道要如何跟江波濤相處。

 

  雖然好像怎麼對待江波濤,他都能用最圓滑的方式回應,周澤楷還是覺得很難接近他。

 

  什麼情況下他會心情不好?說什麼話他會生氣?逆鱗是什麼?底線在哪裡?周澤楷全都無法得知。

 

  與人是需要交流的,這不僅僅是指表面上的閒話家常,而是在聊天時交換彼此的想法,進而了解對方,偶爾會在觀念上碰上些難以契合的地方,這時兩人可以嘗試互相說服,或者各退一步──這才是人與人之間常有的相處模式。

 

  周澤楷因為表達上的缺陷而無法正常與他人交流,這是硬體上的問題,而江波濤正好替他解決的這個問題──不如說,他之所以來到他身邊,就是因為戰對高層想解決這個問題,而幫他物色了一台翻譯機。

 

  剛開始合作時,兩人之間的交流還是有些磕磕碰碰,但好在周澤楷實質上是個樂於表達想法的人,經過江波濤良好的歸納、整理與消化,久而久之他便能夠理解周澤楷的意圖,並幫助他傳遞想法給其他人,因而獲得了「周語十級」、「翻譯機」等封號。

 

  最初有人這樣稱呼江波濤時,周澤楷還有些替他抱不平,而發覺到他的情緒,江波濤不但沒有替他轉達這類想法給他人,而只是拍拍他的手背,淡淡的說:「謝謝,不過沒關係。」

 

  江波濤絲毫不介意他人把他放在這樣的位置上,而觀察了一陣子,周澤楷發現在江波濤的認知裡,就是把自己擺在這麼一個附屬的位置上。

 

  但事實上,江波濤還是有許多不甘,卻拒絕與人交流這類負面情緒。

 

  比如在輸了比賽後的夜晚,他會發現江波濤一個人坐在會議室的角落,螢幕冷清的燈光打在他略為蒼白的臉蛋上,眼睛卻眨也不眨一下盯著比賽錄像反覆的看,筆在五指間靈活轉著,桌上的紙張有凌亂的筆記。

 

  曾經周澤楷躊躇許久後,推開了沒開燈的會議室的門,將剛泡好的咖啡放在江波濤手邊,期待江波濤能對他說說心裡話──江波濤幫助他許多,他希望自己也能夠對他有些幫助。

 

  但江波濤卻依然緊盯著螢幕,筆桿轉得更快,難得不發一語得令人尷尬。

 

  「謝謝,」直到他自己手裡的咖啡見底,放在他手邊的那杯也涼了,才聽到江波濤彷彿嘆息的說,「小周,你先去休息吧。」

 

  這是江波濤第一次喊他「小周」,是他對自己不斷接近的腳步釋出的一點回饋,但從那句話憋著氣的語氣中,周澤楷知道,僅能到此而已。

 

  這讓周澤楷感到挫敗,卻毫無辦法,只能安慰著自己,至少,他願意讓自己看到他的脆弱與固執。

 

  江波濤在心裡以自己為圓心畫了三個圈,一般人只能站在最外圈,看到的是他開朗活潑、處事圓滑的樣子;周澤楷踏入了第二圈,他能知道江波濤有脆弱,不是甚麼時候都是真心的在微笑,但是他不能再繼續深探原因;而最內圈,只藏著江波濤自己一人與他所有的負面情緒。

 

  本著尊重的前提,他不會強迫對方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所以周澤楷沒有再繼續往江波濤的內心走去,即使他想多關心一點自己這難得的朋友。

 

  對外,江波濤還是他的翻譯機,且待人大方圓滑、交友廣闊;而只有他們兩人的時候,江波濤雖然還是會跟他閒話家常,更多時候卻是不發一語的做自己的事情,比起面對其他人,他的話明顯少得多,這讓周澤楷知道江波濤算是信任他的,他能讓他不用撐起熱愛交流的樣子。

 

  那種沉默間有種怪異的平衡,偶爾在視線對上或注意到對方的存在時,會有些小小的尷尬,習慣後卻是無言而舒適的。

 

  他們兩人之間的相處是道單箭頭,從周澤楷到江波濤。

 

  這樣的關係有點怪異,周澤楷仔細想了想,發覺這大概是類似互相寄生的關係。江波濤能幫助他與他人交流,而他則成為江波濤偶爾想要任性時的去處。

 

  於是他們除了是賽場上的好搭檔,也能成為好友,只是可能沒有外人想像的那般親密無間。

 

  抓好了距離,便相安無事。



TBC

评论(12)
热度(26)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