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思念的熱度

*同系列前篇:〈掌心的熱度〉〈陽光的熱度〉

*此文收錄於CWT39新刊《熱度》。

*江失明系列,注意腳下踩雷。

*三次元忙成狗,根本沒空寫同人OTZZ






01

 

  黑暗中,周澤楷的手機鈴聲響了四下,在他要跨出浴室門前,第五下還沒響完就硬生生斷了,螢幕在無燈的房中泛著冷清的光。髮梢還帶著浴室中的溼氣,周澤楷毫無理由的打了個冷顫。

 

  他與江波濤已有幾乎三個月的時間沒有見面了。

 

  身為輪迴的隊長,即使自己的戀人重病,也無法任性的請假陪伴,何況即使從副隊長的位置退了下來,江波濤事事為輪迴著想的心思恐是一時半刻改不了的,若周澤楷真的拋下隊務伴他左右,可是會令他良心不安。

 

  但今天,他聽到那斷了的鈴聲卻特別心慌。

 

  「隊長?你這時間是要去哪裡?」

 

  周澤楷推開房門,剛好看到拿了名片鎖要進房的孫翔。

 

  「借我車,早上前回來。」

 

  因為難得來到美國打比賽,孫翔和唐昊等人一起租了輛小轎車,賽程空閒且無須訓練時,便一行人到處跑。結果今晚孫翔才剛完回來一進門,手上的鑰匙就被自家隊長給抄走了,還聽到周澤楷難得用急迫的語氣多講了幾個字。

 

  等孫翔反應過來轉過頭,只見周澤楷的身影已消失在電梯門的夾縫之中。

 

  「⋯⋯等一下張新傑要查房怎麼辦啊!」嘟噥了句,他劃開手機的介面,幫周澤楷給他們葉領隊報備,然後隨手把手機關了螢幕丟到他靠門邊的床上,轉身就進了浴室。

 

  而另一靠窗的床上,被遺忘在被單中的手機閃著藍光,卻在孫翔甩上門後沒多久,沒入了黑暗之中。

 

 

 

02

 

  在周澤楷的印象中,江波濤第一次出現病徵是在第十賽季決賽後沒幾天。

 

  好不容易打完了決賽,周澤楷卻無法跟其他隊員一樣早早回家休息,除了他是國家隊的一員,暑期為參與國際賽事而訓練之外,滿檔的拍攝通告更是他忙碌的主因,而一進入夏休期就從副隊變為周澤楷專屬經紀人的江波濤,自然也是忙碌得不得了。

 

  「好!今天到這邊!辛苦了!」

 

  站在鎂光燈下許久,周澤楷用手替自己因為擺姿勢過久而僵了的脖子按了幾下,便朝江波濤的方向走去,通常這時候他會上前來迎接自己,但最近幾次他發現江波濤常心不在焉。

 

  「江?」周澤楷走近,拉了拉他的袖口。

 

  「嗯?是小周?」江波濤抬起頭眨了眨眼,眼神卻好似在夢遊,沒有對焦。

 

  為什麼是疑問句?周澤楷才想開口詢問,江波濤卻早已恢復過來,劈哩啪啦的跟他講了些什麼,最後周澤楷一個字都沒有記得,卻連自己要問什麼也都忘了。

 

  一向善解人意的江波濤卻也沒有再主動提起。

 

 

 

03

 

  江波濤所在的療養院跟他們打比賽住的地方在同一個州,卻因恰巧一東一西,周澤楷打比賽來到美國至今也一個星期有餘,他兩人卻一面都沒能見上。

 

  通常這個時間點他們會互通電話,偶爾沒接到電話鈴聲斷了也不是沒有的事,偏偏今天周澤楷卻因此心神不寧。

 

  他雙手持著方向盤,車燈大開卻無法看清眼前道路究竟通往何處,遠方黑暗中隱約能見到山巒起伏的陰影,道路兩側是沒有盡頭的草原,望去見不到底。他走的是往郊區的道路,在這個時間點,平坦的道路上只有他一車在深夜中奔馳,整個夜晚寂靜無聲,像是除了自己,全世界都死了一樣。

 

  不是沒有見識過黑暗,卻真的沒有親臨過這無邊無際的夜。

 

  周澤楷加快了油門。

 

 

 

04

 

  在季後賽開始不久,江波濤的病狀開始一一浮出了水面。

 

  藍雨主場對輪迴的比賽,江波濤因為周澤楷的堅持,被經理抓了留在在上海做檢查,沒有跟來廣州。而面對劍與詛咒的組合,光憑周澤楷一人帶領,少了江波濤的策應,輪迴在一番硬戰後終究在團隊賽敗了。即使如此有不甘心,但是他也沒有在電話中讓江波濤有自責的機會。

 

  「結果?」對面的電話一接通,周澤楷直接把話題引到他更關心的地方。

 

  「醫生說,找不到出了什麼確切的問題,如果不是眼睛怎麼了,就是神經出問題,現在說要讓我轉去神經內科再做檢查。」江波濤的語速跟平常差不多,咬字卻稍嫌有些刻意的清晰,周澤楷知道那是因為他不想讓自己擔心,故意裝作無事的模樣,他想說什麼鼓勵的話,到了嘴邊卻還是都沒有說出口。

 

  多數時候只能沈默的他,這種時候也只能順著江波濤的意,假裝不那麼擔心。

 

 

 

05

 

  周澤楷因為當職業選手的關係,沒有戴錶的習慣,也不清楚確切是開了多久的車,等他開到江波濤待的療養院時,這個院區所在的小鎮早已全熄了燈,整個夜裡靜得只剩樹林裡的夜行鳥類在嗚咽唉叫著。

 

  他稍緩車速,將車停放在療養院旁的停車空地,落了鎖,不知覺的放輕了腳步,往江波濤所住的那棟大樓走去。雖已入深夜,但是病棟的窗口還是有療養院的人員在昏暗的燈光下值夜班。周澤楷只幫江波濤處理入院手續而曾來過幾次,但因為他長得好看,今夜值班的男護士剛好對他有些印象,語氣不佳的對他唸了幾句要注意來訪時間,便放行讓他自行去找江波濤的房間。

 

  院中的走廊上在夜裡不開一排一排的日光燈,而是隔幾步路就一盞一盞,比起病院療養院,這裡其實更像是集合住宅或公寓,感應式的燈光隨著周澤楷的腳步,一亮,一滅。

 

  下意識放緩了自己的呼吸,周澤楷腳步卻漸漸加快。晃晃燈光前一盞亮,後一盞滅,而前方的前方是黑暗,後方更是無路可退。不過從院門口走到江波濤的門前的一小段路,黑暗卻像是將時間都吸收,空氣凝滯而漫長。

 

 

 

06

 

  江波濤從來不讓他見到自己脆弱的樣子,連在醫生宣佈他將一步步走入黑暗之後,第一個反應卻是轉過頭,對坐在旁邊的周澤楷露出一個安撫的微笑。

 

  「我沒事,小周,別這樣抓自己的手。」

 

  他才發現自己把手腕都給掐紅了。

 

  回到戰隊宿舍,江波濤笑著給他一個輕柔晚安吻便回了自己的房間,如以往無數個夜晚一般。但他卻魂不守舍的臥在床沿,反覆想著江波濤的笑,以及那一句「我沒事」。

 

  睡不著,周澤楷夢遊般來到了江波濤的房門口,還沒拉開門就聽到從房內傳來壓抑的呻吟聲,伴著哭泣哽咽。他才想起來,除了漸漸失明,他也伴有劇烈疼痛的症狀。

 

  「我沒事。」江波濤總是這樣笑著說。

 

  別擔心我。你別難過。別這樣看我。你難過我更難過。

 

  周澤楷也是能讀江波濤的心的,但他這時寧願讀不懂。

 

  「小江⋯⋯」待到深夜,江波濤的房裡終於歸於平靜,周澤楷才進了房,蹲坐在床前看了一整夜他安靜的睡顏。

 

 

 

07

 

  方才因步伐急促而有些喘的呼吸聲被浸在夜裡,他輕閉雙眼,睫毛顫顫,等待夜裡稍涼的空氣把他焦躁的氣息撫平,手握著門把卻沒有馬上推開,直到金屬的表面被他捂得都暖了起來。

 

  直到走廊的燈都滅了,他才緩緩睜眼,輕推房門。

 

  「小江?」

 

  人不在病床上,床上的被子卻被拖著一半落在了窗邊的地板上。周澤楷緩步走去,果然發現江波濤發抖著抱著自己抽著氣。

 

  他沒有多想便把他擁進了懷裡,唇也落上了江波濤的眼皮。

 

  隨後他們閉著眼接吻。


  而在他們身後灑落一地的是,被周澤楷帶進房內的,昏暗卻溫暖的燈光。



*同系列後篇:〈黑暗的熱度〉〈彼此的熱度〉

评论
热度(47)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