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江】隊長說

*本文收錄於葉江合誌《前輩,愛呢?》,完售感謝~

*因為找不到一個分段點可以讓上下集差不多字數,所以就乾脆簡單暴力的一發完!本來還想多混更幾天的



  江波濤是個實實在在的周澤楷粉,這是在他們確認關係前,葉修就已經知道的事,而在確認關係後不久,葉修也親自深刻地體會到,江波濤究竟粉周澤楷粉到什麼地步。

  其實也不是一般人想像中什麼驚天動地或灑狗血的假捉姦情節,只是一次葉修抽出時間飛去上海,江波濤在宿舍外自己還擁有間私人套房,那個週末便跟隊上請了假招待葉修去住。

  結果葉修一進門,觸目即是擺了滿屋的展示架,與天花板嵌得毫無縫隙,擺設的全是榮耀相關的周邊商品,而周澤楷相關的周邊──包括本人及帳號卡──就占了三分之一的架面,其中甚至還有一槍穿雲跟無浪的組合周邊,本來在追到人後一直很放心繼續打榮耀,沒多加經營感情的葉修,一瞬間倍感威脅。

  但他們交往至此也不過兩個月多一些,交往不算久,平時又是遠距離,相處時間有限導致感情基礎也有限。

  聽說交往不到三個月就不算穩固,很容易分。而且這還是沒有把兩人之間距離算進去的數據。

  在蘇沐橙常看的連續劇的耳濡目染之下,葉修也多多少少聽說過這種迷信,以前他對此都是一笑置之,但是果然心裡有了在意的人就會有些改變,現在葉修倒是覺得該信的還是信一信比較好,免得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江波濤就游走了。

  因此,他看到這壯觀景象也沒有特別表現出自己的占有欲,只亦假亦真地調侃了江波濤幾句,而江波濤也有些小尷尬,畢竟在自己男友面前,這些東西彷彿昭示著自己的心神都在另一人身上。

  但江波濤雖然有些躊躇,卻還是認真地介紹了一些輪迴隊史跟手辦的故事。這也讓葉修稍微放下心,畢竟江波濤對他沒有隱瞞。

  依那隻小狐狸的想法,大概是認為與其讓葉修自行猜測他與周澤楷的關係,還不如自己先一步坦然,誤會總不會那麼容易發生。

  而江波濤的這種小心思葉修怎麼會不懂?何況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他是槍王粉的事情──畢竟在輪迴,上至經理下至廚房的小強,沒有一個不粉他們隊長的。

  所以江波濤此舉確實消除了葉修心中些許的疑慮,便繼續著他們這段聚少離多的戀情。

  好不容易捱到了夏休期,葉修在光榮退役後,還想著先回家晃晃,然後就可以跟他的小情人有更多時間相處,誰知道才窩家裡沒兩天,就被自家老頭打包,順手抄了他們兄弟倆房間角落的那一箱行李──葉秋才剛打包好的──把他往轎車上一塞,平時不用手機的他還來不及通知江波濤,就被迫投入了國家隊的訓練行程之中。

  而在訓練期間,葉修身為國家隊領隊,縱使有如喻文州、張新傑這等人才協助,卻依然忙得沒日沒夜,又因為國家對這次賽事特別看重,為防止戰術流出去居然簽了保密協定。

  總之,葉修直到飛出國前都沒能好好跟他的戀人聚一聚,甚至無法好好講講話談談心。

  所以當葉修知道江波濤以協助周澤楷的名義,隨在國家隊之後便抵達了蘇黎世,心裡多少有些感謝周澤楷的無口屬性,以及輪迴戰隊經理的明智;但另一方面,卻也因為有這一層名義在,江波濤幾乎是整天都陪在周澤楷身邊,且身為自家隊長的頭號粉絲,江波濤居然沒有想到要藉機跟戀人親近一下!

  葉修感到有些心塞塞。

  「你們不是說好先不公開的嗎?江波濤有多能裝你還不知道?」蘇沐橙抱著一桶瓜子賴在他領隊房裡才有的大螢幕前,一邊嗑著瓜子看連續劇,一邊抽出一點心神打發葉修。

  確實江波濤這個人非常的不坦白,而在情感方面更是。想當初葉修說想追江波濤時,蘇沐橙可是非常不看好他的,甚至待他追上後有一陣子蘇沐橙還是半信半疑。

  而葉修對江波濤這性格的解釋是「害羞過頭」了,所以他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先上。

  「小江,你等一下有空嗎?」午後剛下訓練,葉修便喊了正跟周澤楷湊在螢幕前討論的江波濤。

  「嗯?葉領隊有事?」江波濤反應一般地抬起頭回話,卻注意到周澤楷桌面的水杯空了,然後葉修看到周澤楷對江波濤眨了眨眼。

  「喔可以呀!剛好我也渴了。」江波濤也笑著對他眨了眨眼。

  「領隊不急吧?隊長說他想喝罐裝飲料,我給他買去。」江波濤說,「還是前輩也有想喝的我可以一併買來?」

  「有有有有有!小江幫我帶一瓶汽水!還有也麻煩幫隊長帶瓶綠茶!」葉修還來不及回應,話就被一旁的黃少天趁機截走了,且由他開頭,其他人紛紛也跟進點起了餐,而身板非常不利於搶前排的宅男葉領隊便被擠到了最外圍。

  照理說此時葉修應該要嗆黃少天兩句的,但他實在沒有心情開地圖砲,只滿腦子在想江波濤在男朋友面前卻跟另一位帥哥擠眉弄眼是什麼心態。

  「小江我有事想找你談談……」吃過晚飯後,葉修又開口問。

  「抱歉,晚一點可以嗎?」江波濤笑得有些無奈,「隊長說難得出了國門,約了要出去逛逛。」才說完,周澤楷就從江波濤身後出現,他拍拍江波濤的肩膀,手指指向正往他們接近的孫翔。

  「副隊我也要一起!」孫翔跨著一雙長腿小跑著過來喊道。

  「還是前輩要一起來嗎?」江波濤看到周澤楷對葉修挑了挑眉表示詢問,就順口幫他翻譯。

  「……不了。」葉修感到了來自無口的惡意,更不要說一旁的孫翔像受驚嚇的貓科動物一樣瞪著他了。

  等到輪迴三人組回到了飯店,葉修貌似路過的在江波濤的房前堵人。

  「小江一起吃宵夜嗎?」

  「我明天要跟隊長去拍個外景耶。」江波濤再一次語帶抱歉地回覆,「他不能吃我卻在他面前吃的話有點欺負人。」語畢,江波濤轉身刷了房卡就頭也不回的進了房間。

  ……那你跟我去吃不要讓你隊長看見不就好了嗎!

  吃了一整天的鱉,就算心理素質強大如葉修,難免也有些不是滋味,於是他站在江波濤房門前,掏出跟蘇沐橙借的手機,爆手速發了一條短訊。

  「小江,你能開門讓我進你房間嗎?」

  他很快就收到了回覆的訊息:「可是隊長說你們明天要早起開會不是嗎?葉神還是早點休息吧!晚安!」

  ──他怎麼會以為周澤楷比較靦腆就沒在意他那張帥到天怒人怨的臉呢!

  ──他怎麼可以覺得周澤楷笑起來比較無害就忽略網路上那些把輪迴正副隊視為官配的言論呢!

  接著連續三天,無論是比賽後、檢討後、開會後、飯後……反正只要一有時間,葉修就會往江波濤的身邊湊,試圖跟他搭話,對方卻一點縫隙也不給,笑著回覆各種「隊長說」,然後不著痕跡地避開他。

  「我說老葉你是想對我們溫和可愛的小江做什麼啊?怎麼早也找晚也找、連吃頓飯上個廁所都找?簡直陰魂不散!我要是江波濤我就把你拉黑一生,你別欺負人家水一樣的男孩,被你沒日沒夜纏著能不發怒的也只有他了!」

  在一次會議結束,江波濤後腳才出了會議廳大門,葉修前腳就要跟上,卻被黃少天攔下。

  葉修已經被江波濤忽視好幾天了,就算在情感上有些鈍,他也不禁擔心起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讓江波濤不開心了,滿心只想著要追上江波濤的背影,葉修難得沒有逗弄黃少天的心思,一個閃身就想躲過他往門外奔去。

  想不到快葉修一步的是周澤楷,他趁著黃少天擋住葉修的空檔把門關上了,用一百八的身軀擋在門口。

  「小周你這是……」葉修無奈看向周澤楷,因為這幾天的累積,他對周澤楷難免有些情緒。

  「哈哈哈哈!小周做得好啊!不愧是行動派的槍王大大!」方銳笑著站到周澤楷旁邊拍了拍他的肩,眼神也幸災樂禍地投向葉修。

  「葉領隊你是否要跟大家解釋一下,你為何要纏著江波濤不放?」喻文州笑得跟隻狐狸一樣狡詐。

  「……不關你的事。」難得葉修被堵得無法反嗆,他不由得憤恨地猜想,喻文州八成已經猜出事實的大概,卻故意與黃少天的發難時間配合,在這時間點提出這個問題。

  「確實不關喻隊一個人的事,」張新傑說道,「但是葉領隊這樣騷擾戰隊後勤的重要成員,就關我們所有人的事了。」他說得義正詞嚴,推了推眼鏡所反射出的精光下卻難免透露了有些看戲的眼神。

  「哈哈哈哈張新傑說得好有道理,老葉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反駁啊?」黃少天看這麼多人挺他,不免得意了起來,嘴角翹得那是一個陽光燦爛,「欸欸欸!就算老葉不說,蘇妹子你肯定知道的吧?說說啊?還是他不讓妳說?咱大藍雨給妳靠啊別怕!說吧!」

  眾人聞言看向蘇沐橙,她坐在會議廳最窗邊的位置,抱著位置上的靠枕,單手撐在桌上還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突然被點名卻也沒有感到意外的模樣。

  「嗯……」蘇沐橙低吟了一會兒看向葉修。

  葉修看到蘇沐橙對他微微一笑,那個滲人的笑容令他瞬間意識到危機來襲。

  「……葉修哥,看小江躲你躲成那樣,你之前跟我說的追到人了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聯盟第一槍砲師颶風砲一出,全場殘忍靜默──對眾人的小心臟很殘忍於是全體靜默。

  「臥操!原來老葉你是基佬嗎!」第一個打破寂靜的是方銳,「那你跟老魏住一間房住那麼久他知道嗎!」

  「靠你才基佬!」本來不想作聲的葉修喊了回去。

  「所以葉修本來不是基佬,只是喜歡江波濤而已。」一旁的魔術師簡單就上述兩句作了重點歸納,不語則已,一鳴驚人。

  「沒有。」結果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接話的不是葉修,而是不愛出聲的周澤楷。

  「小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修皺眉,原本他還想著要怎麼應付這群人,卻聽到周澤楷這接的話跟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樣,顧不得其他直接追問,「沒有是什麼意思?我有啊。」

  「小江說沒有。」周澤楷看向葉修的眼神似乎有些不悅。

  「……誰來幫我翻譯一下?」李軒抱怨,「周澤楷就算了,怎麼我連葉領隊說的話都聽不懂了!」

  但是口譯人員江波濤不在場,兩位重點角色也只自顧自地討論,完全沒有要幫他解釋的意思。

  「小江真的這麼跟你說?」

  「嗯。」

  「那他那一堆隊長說是故意的?」

  「不懂嗎?」

  「……小周你也有份,等我追回小江你給哥在JJC等著,不虐你虐個十場簡直不解氣。」

  「來啊!」一向和善的周澤楷語氣挑釁,卻退開一步讓出會議室的大門。

  沒再多跟人糾纏,葉修推開大門往江波濤的房間走去。

  「所以誰來人把這隻知道詳情的槍王大大抓去拷問啊?問出來論功行賞!」方銳惡狠狠的勾上周澤楷的肩,因身高差的關係讓周澤楷不由得向前踉蹌了幾步。

  「我來猜猜!」在一旁看完整部戲無比滿意的楚雲秀於是站了起來,跟大家說了這麼一個故事:

  葉修跟江波濤是互相暗戀,而周澤楷是單箭頭江波濤,但江波濤卻只把他當成好友,但是因為葉修在對江波濤告白時出現了誤會,讓江波濤誤以為自己被對方討厭著,於是知曉過程的周澤楷便趁虛而入告白了,江波濤思考後認為跟周澤楷在一起也沒什麼不好,於是就先答應了下來,順便開始躲著葉修。

  但是周澤楷在用他那張帥臉誘拐過好幾次江波濤沒有成功後,終於決定還是把江波濤放生,但是對葉修又有諸多不滿,所以決定撮合他倆,雖然中間還是要搗點蛋氣一下葉修。

  同時另一邊以為周澤楷跟江波濤真的在交往的葉修特別心塞,但也還沒有放棄想要把江波濤追回來的念頭──於是我們就看到了這幾天葉修總是纏著江波濤想講話,而對方卻用周澤楷當各種藉口逃避的畫面!

  「……編劇應該挺好賺的吧?」這是唐昊。

  「……雲秀你能不跟小戴交流嗎?」這是心累的肖時欽。

  「欸?周澤楷喜歡江波濤?我以為是相反。」這是完全沒有搞懂狀況的孫翔,因為江波濤是周澤楷的粉絲兼大親友,他這麼誤會也無可厚非。

  「什麼什麼?所以其實葉修才是煙霧彈嗎?」聞言楚雲秀又八卦了起來,「這又能好好琢磨一下江波濤那傢伙的心思了,究竟芳心暗許是向誰!嘖嘖嘖!貴圈真亂。」

  「……」這是在一旁被雷得體無完膚的砲灰周澤楷。

  明明幾乎劇情都猜對了,為什麼不能再猜得準一點呢?最大的誤會就是他並沒有跟江波濤交往,江波濤也確實只喜歡葉修,他只是身為好友幫他氣一下前輩而已,可惜因為天生硬體設備不佳,他雖然想要跟人解釋,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報告組織,葉不修從江波濤的房間裡出來了,OVER!」黃少天埋伏在江波濤房間外的樓梯上,小聲的對著手機報告著現況。

  自從葉修出了會議室,國家隊的眾人就沒再看到葉修跟江波濤的身影,包括晚餐時他兩人也沒有出來用餐,於是在黃少天的提議下,組成了調查小隊,分別在他倆的房前派人蹲點,若有動靜則隨時向情報中心(喻文州的房間)報告。

  ……要知道每天除了訓練跟研究戰術,然後隔幾天打一場比賽的生活是很無趣的,有這麼多人一起湊熱鬧實在不能怪他們。難得有新鮮事嘛!

  「報告組織,江波濤隨後也出來了,身上披著的國家隊一號外套啊嘖嘖嘖……這樣讓周澤楷情何以堪……OVER!」

  「……沒有交往。」周澤楷坐在喻文州旁邊聽著黃少天的實況報導很心累,雖然後來在張新傑跟蘇沐橙的幫助下,終於除了他跟江波濤在交往的誤會,但是這幫人還是一直拿這事情來開玩笑。

  「好了少天,別逗周隊了,小心主席心疼,到時候我們要賠藥上去的。」喻文州對開著擴音的電話說道,「他們有說什麼嗎?表情如何?」

  「是的隊長!他們現在……呃、等等等等等!朝我的方向走來啦!」黃少天大驚,用氣音說道。

  「少天別慌,你看看情況,不對先撤也沒關係……嗯?」手機裡傳來一聲重物擊地的聲響,「少天?你還好嗎?」

  「隊長我受到了精神攻擊,要瞎了啊啊啊啊!」對面傳來黃少天小聲的哀號,「老葉那傢伙走到樓梯口想說那邊有大型盆栽當遮蔽物居然壓著江波濤到牆上就吻上去了啊啊啊!他怎麼就沒有想到本少會在樓梯上啊!這站位太不專業了吧!」

  「哇靠!葉領隊這也太敢了吧!」李軒帶著些許佩服的語氣驚嘆。

  「我猜八成是黃少天你聲音太大被發現才這樣被反將一軍的吧?」蘇沐橙依她認識的葉修做了推理。

  「蘇妹子妳也太小看我這機會主義者了!要埋伏我可是來無影去無蹤,就算是葉修要抓住我也沒有這麼簡單……」

  「少天,撐不下去就回中心來吧!」喻文州笑著打斷了連珠炮的攻擊,下了撤退令。

  「是的隊長!你對我真好嗚嗚嗚!我們明天去街上買些墨鏡,順便多買一些高價出售給那些沒良心的……」

 

  而事實是,江波濤這個愛鑽牛角尖的,一開始只是氣葉修沒有告知他被召去國家隊當領隊的事情,本來還想打電話去問的,但是轉念一想,對方一退役就跟他切斷了聯絡,莫不是要分手的節奏嗎?

  於是在跟周澤楷訴苦後,越想越糟糕,便有了借人躲著葉修的戲碼。

  「所以只是陰錯陽差沒有聯繫到你而已……我的錯,小江你這次原諒我吧?」

  下午葉修站在江波濤房門前正想敲門的時候,正好江波濤想要去裝個水就打開了房門,兩人面面相覷了幾秒,回過神的江波濤就想把門關上,誰知道葉修更快速地用鞋子卡住門板,修長的手指更是乾脆擠進了門縫,江波濤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心狠到把葉修傷到,只好讓他進門,誰知道這就是放隻狼進自己屋裡,片刻就被吃抹了乾淨。

  而事後終於回過神來的江波濤,如今正背著自家戀人鬧小脾氣。

  「不再一聲不響就走了?」

  「這是當然。」

  「不會走了也連絡不到?」

  「我不會犯第一條,這一條假設不成立。」

  這隻小狐狸果然是跟他跟久了,想坑他呢!

  「回去我幫你辦隻手機吧?不然你都用蘇姐的也不太好意思……雖然我們還是用網路方便。」江波濤終於笑著轉向了葉修。

  「好好好,你說的都好。」

  窩在床上甜膩膩了一會兒,葉修跟江波濤講起了下午在會議室裡的事。

  「你們別欺負小周啊!」江波濤簡直對不起好友,借他的名義躲人,結果那個情況發展下來,眾人應該都幫他三人譜了套經典愛情大劇了吧。

  「嗯?心疼啊?」葉修目光有些危險地看向懷中的人。

  「不能這麼說啊!隊長怎麼說都幫了我那麼、唔!」話還沒說完就被堵住。

  「在我面前別提他。」

  「好。」心情愉悅得江波濤主動蹭進人懷裡,把葉修萌得不要不要的。

  不過下午那些該報的仇還是要報,葉修想著那群無聊的傢伙多半會蹲點,於是有了出了房門後閃瞎黃少天的戲碼。

 

  第二天葉修一早就被上層召去開會,江波濤還是一如往常跟周澤楷一起出現在食堂。

  但敏感的他立即發現當他一進到食堂,頓時氣氛就變得不太對勁,於是他詢問似的看向孫翔。

  「啊?看我幹嘛?我倒是想問你咧!江波濤你到底是跟葉修交往還是跟周澤楷啊?」遇上對方的眼神,孫翔也很認真地詢問,「腳踏兩條船不是很好我說、欸小事情你幹什麼!?」

  「小江不好意思,孫翔你也是知道的,流言基本已經澄清過了,是他消化得慢些……哈哈哈!」也只有肖時欽能上前架走孫翔。

  「對啊!小江你別擔心,畢竟知道了你們在樓梯間擁吻的事誰還會懷疑,周澤楷也幫你澄清過了,沒事沒事!」楚雲秀用力拍了拍江波濤的肩。

  「所以、大家都知道了啊?」江波濤笑著。

  「就我們國家隊幾個成員知道啦!沒其他人知道你跟葉修交往。」李軒在一旁幫著解釋。

  「嗯,謝謝……不過我是說接吻的事情。」江波濤豁出去了一半,在場只有他身邊的周澤楷感覺到些許怨氣……直覺告訴槍王大大有人要遭殃了。

  聽到這,聰明如江波濤怎麼會不知道葉修是想要閃瞎這一夥才故意在那邊吻的他呢?可是他居然沒有跟自己先講一聲!害他還想怎麼突然那麼熱情就回應了!簡直太純情了自己!

  「唉唉唉真是的,一大早還開什麼會呢!你們沒把我的早餐吃光吧?」此時某人踏進了食堂,彷彿若無其事的走到江波濤身邊,「小江啊!現在你有空了吧?跟我吃早飯去?」葉修信心滿滿地提出邀請。

  誰知道江波濤卻笑著給他了個軟釘子。

  「可是隊長說等等想跟我討論一下、唔!」

  聞言,葉修掃了江波濤一眼,就一手將他拉到自己懷裡,然後對著那張嘴就吻了下去,還連帶咬的,周圍哀聲四起葉修卻聽而不聞,只是好在這個空間是特別為他們中國國家隊準備的,沒有路人在場。

  等他把人放開時,江波濤的嘴唇都紅了。

  「首先,現在國家隊的隊長不是周澤楷而是喻文州,所以別叫錯人了。第二,就算周澤楷真是隊長,我還是領隊呢!你還是要聽我的。」葉修湊到江波濤耳邊說著,因為剛吻完聲音還帶著些喘息,令江波濤覺得癢癢的。

  「還有就是,別再讓我吃醋了,要不有你受的。」語畢,葉修又傾身貼上江波濤的唇,這次卻是極為溫柔的在唇瓣上輾轉。

  江波濤覺得他的小心臟快要爆炸了,還想要鬧脾氣反擊一下呢,結果他發現根本一輩子贏不了葉修這個心髒組的大前輩。

  圍觀的眾人紛紛向黃少天伸手要墨鏡。

  而就站在他們身邊,因距離太近以至於把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周澤楷則非常的鬱鬱寡歡。

  他覺得自己還是快點找個伴好了,到時候一定要讓這對閃瞎狗的傢伙當他智囊,以向他不停躺槍受傷的心靈賠罪。 




END

评论(7)
热度(76)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