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我愛你。


*在這個甜蜜蜜的日子,剛好粉絲也來到520!感謝各位的不嫌棄!

*還好我有自知之明趕不上,先佔了位XD

*今年的520實在是太多開心的事情了,發糖甜死你們。



  他們身邊的人都知道他倆在一起很久了。

  晨起第一眼總是周澤楷那長得不可思議的睫毛、床下擺著的兩雙拖鞋同款不同色、鏡子裡兩把刮鬍刀和兩人同樣滿是泡泡的下頷、自己手裡的兩份三明治與對方擺在桌上的兩杯果汁、訓練期間無數次對上的眼神、抬手便知對方所想的默契⋯⋯睡前一次淺淡靜謐的晚安吻,或是一次窒息般的高 潮。

  江波濤的生活用這些微小又泛著香氣的物件及畫面堆積而成,自他認識周澤楷以來,沒有轟轟烈烈,生活卻實在而溫暖。

  即使他們從來沒有對彼此說過愛。



  「副隊,所以你們是誰先跟誰告的白啊?」

  520就是一個充滿粉紅色氣息的日子,連榮耀聯盟中的這群單身宅為多數的小圈圈也不能免俗。於是休息時間躺在沙發椅上刷著微博裡各種曬恩愛的熱門話題,小小少男心被攪弄得冒著泡泡的杜明一邊妄想著是不是要跟他的女神告白,見江波濤進門隨口就問。

  「告什麼白,」江波濤微笑著眨了眨眼,「都倆大男人哪有成天愛來愛去的。」

  「哎唷副隊這也要保密?不至於吧~」聞言杜明還要耍潑打滾,不要臉的賣萌只為套出他們家正副隊長的八卦,「都自己人不會給你們講出去的。」

  卻被江波濤一句話噎回來。

  「我看你女神那麼帥氣,大概也不想人在她面前舌燦蓮花的告白吧。」

  分明就是看破了杜明那點「想告白但是不知道怎麼說,於是想套個八卦順便當參考」的小心思。

  還想要再回嘴辯解兩句,坐在他隔壁的吳啟卻一拐子從江波濤看不到的視線死角貓了他一下。

  「小啟子你要死啊!」

  「閉嘴啦白痴!」

  隨著他倆打鬧,江波濤忘了自己是用什麼話脫身離開,但這之後的他明顯思緒全不在狀態上。

  場下該講解的戰術、場上該下達的命令他是一樣都沒有落下,只是其他的時候呢⋯⋯時時刻刻都認真生活不開小差的江副隊,居然在晚餐的時候恍神把土豆戳成了泥,然後離開時在每天都會經過的門被絆了一下。

  「副隊還好吧⋯⋯」杜明看著江波濤連周澤楷都忘了等就離去的身影,傻眼。

  「讓你中午亂問話。」吳啟趁對面的人不注意,夾了一塊豬排到自己碗裡。

  「我去!小啟子還我肉來!」



  周澤楷知道事情不太對,卻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中午他被經理叫走回來之後,江波濤就單方面跟他斷了「連繫」,任憑他怎麼靠近、嘗試重新「連接」他倆之間的默契,對方都已讀不回。

  投遞了眼神卻沒有人接收的寂寞,周澤楷這個下午是結結實實的體會了一把。

  晚餐時江波濤雖然思緒不在線,身體依然習慣性的走到了他的對面坐下,但卻只是機械似的吞了幾口,就開始玩起了盤中的土豆。

  「江?」

  您的愛人江波濤沒有回應。

  「江?」

  似乎是周澤楷的聲音打擾到對方的思緒,第二次喚他,江波濤卻突然扒了兩口飯剩下的餵了廚餘,起身就往外走。

  愣愣看著江波濤離去的背景,周澤楷悄悄嘆了口氣,狼吞虎嚥地解決的盤中的食物,他現在只希望江波濤進門後別鎖上門,他可沒有帶鑰匙。

  所幸江波濤雖然狀態不好,身體的習慣都還是在的,電梯門開啟時周澤楷剛好看著江波濤進門,他走到門前搭上門把,輕易的進了房門,卻看見愛人面朝下脫力倒在床上。

  周澤楷不發一語,默默坐到床沿,伸出大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那頭柔軟的髮絲。

  像是安撫一隻鬧脾氣的貓。

  原本因他的觸碰而微微僵硬的頸部在他一下下的撫弄下軟了下來,直到江波濤終於翻過身與他對上眼,周澤楷知道江波濤已經處理完了自己的小情緒。

  「生氣?」周澤楷側身躺下環過他的腰,鼻尖對著鼻尖柔聲問。

  「嗯。」對方回他一個鼻音,可愛得讓他不禁低笑著又撫了撫他的後頸。

  「氣完了?」

  「想得美。」這麼說著,江波濤卻移了身軀靠近他懷裡。

  「不說?」

  周澤楷隱約知道江波濤是在糾結與自己有關的事情,卻不知道確切的內容。大概自己沒有什麼錯,只是他偶爾鑽牛角尖的愛人又犯了,這才鬧了一下午的脾氣。

  「周澤楷,」聞言,江波濤難得喚了他的全名,「你⋯⋯愛我嗎?」

  他們沒有誰跟誰告白,自然而然就牽起了手,在一次一起窩在棉被裡的徹夜談心交換了吻,並在同一夜順勢互相交出身心。

  他們就這樣在一起了。

  在俱樂部內沒有遮掩的眼神交流與肢體接觸,也讓輪迴的內部人員都知道了他倆關係的改變,他們關係一直都很穩定,如今也只差對外公開了。

  只是自始至今,沒有說過一句愛。

  本來兩個大男人在一起,又都是踏實的人,也沒有什麼情話好說的,兩人生活中越來越親密的距離與默契帶來的滿足不可言喻,豈是幾句華而不實的話語能夠取代。

  但是在中午被杜明提醒了那一句後,江波濤雖然不想承認,他突然沒了安全感,繼而單方面斷了與周澤楷的眼神與腦波交流,鬧起了小情緒。

  他知道周澤楷本來就不擅言詞,也知道周澤楷是把自己確確實實擺在心中最柔軟的位置,但他就是無法克制自己情緒持續低落,直到周澤楷回房,安靜卻溫暖的安撫他。

  所以問出這話時,江波濤有些彆扭,卻又有些期待的看向周澤楷。

  眨了眨長長的睫毛,周澤楷愣愣,下一秒「噗哧」笑了出來。

  「混帳別笑!當我沒問!」不知道是羞還是氣,江波濤難得失態拔高了聲音怒罵。

  下一秒他被按進了棉被裡,突如其來的溫熱覆上嘴唇,軟舌纏上他的一通攪弄,等到他幾乎要窒息,打著對方壓制他的手臂終於被放開,周澤楷還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那低低笑著的嗓音中盡是滿意與甜膩。

  江波濤突然覺得自己跟一個不會講情話的傢伙鬧這種小脾氣簡直傻。

  於是長手一伸,長腿一勾,他決定補償愛人一個下午的冷落。

  在房內情動的聲響都歸於平靜,江波濤習慣性滾進周澤楷的懷裡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江波濤發現自己上了微博熱門,原因是周澤楷掐著520最後一分鐘發出了一條微博——


輪迴_周澤楷V:我愛你。@江波濤


  附圖是江波濤在夜色裡的睡顏、交握的兩雙手,以及兩人指間不知道什麼時候套上的,一對閃閃發光的戒指。

  周澤楷從浴室走出來,看見江波濤一身柔軟的白色睡衣坐在床上,手裡捧著手機看向他,眼底盡是奕奕的光彩。



  我愛你。那不是情話,是要用一生去實踐的誓言。



评论(17)
热度(85)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