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江】煙花

*前篇〈星火〉

*ICE3無料發完感謝。



  在江波濤從青澀的陽光中緩緩醒來,耳畔是他的男人有高有低呼嚕呼嚕的呼吸聲,平穩、溫暖,像是遠方海岸朦朧的浪濤聲,又像是月光下暈染開來的搖籃曲,與他的呼吸融在一起,安撫似的包覆他的感官。

  他們昨個夜裡吵了架,具體吵了什麼江波濤一時想不起來,他還有點累、有點想睡,卻渾渾噩噩的進不了夢鄉,於是只好蹭了蹭被窩,半睜著眼看著自家男人發起了呆。

  結果對方被他的小動靜弄得微微皺眉,被子裡一陣窸窸窣窣,江波濤就感覺到一隻手從他的睡衣下擺鑽進。

  旅店裡的空調開得似乎是有些太冷了,葉修的手有些涼,令江波濤不禁輕輕打了個顫。夏至剛剛才過不久,就算他們人在義大利,這邊的人不過中國的節氣,果然還是熱的。

  熱的——

  「就說空調不能開太涼,你明天還要帶隊,外頭那麼熱,要是突然進了房受涼了怎麼辦?」

  「棉被裹厚一點吧,那不重要,小江你先來幫我看看這個配置,以你對周澤楷的認識,這樣搭配你覺得——」

  「葉修!我在關心你!」

  ⋯⋯

  漸漸暖成金色的日光透過窗簾射進來一束在床腳,江波濤的腳踝感受到溫度才想起來他們究竟吵了什麼。

  所以說,為什麼自己在葉修面前脾氣總是那麼大?



  「⋯⋯老夫老妻。」周澤楷有些無奈,這都是些什麼事。

  「我是真的煩惱,才沒有沒事就來閃你曬恩愛好嗎。」江波濤也是無奈,自從脫了團,總是沒時沒刻的被嘲諷。

  「喔。」雖然很想回「不以分手為目的的吵架都是曬恩愛」,但是礙於硬體設備限制,周澤楷決定還是用一個字鄙視好友。

  只是對於默契十足的江波濤而言,周澤楷一個字的殺傷力就足夠了。

  「⋯⋯好啦,我事後都覺得自己很白癡,發那什麼沒有意義的脾氣。」

  他與葉修當初曖昧了半年,確認關係已經快三年了,這期間他們一起經歷了兩次榮耀世界盃邀請賽,一次差點因出櫃不成而分手,一起解決了每一對同性情侶都要遇到的大大小小的阻礙,磕磕絆絆攜手走到了今日,關係算是穩定了下來,誰知道少了許多外在的壓力,他們居然相處得摩擦多了起來。

  葉修在從興欣退役後專職帶國家隊,江波濤在第二次世界邀請賽上被邀請成為國家隊的一員,而今,江波濤在輪迴奪冠後宣布退役,本想休息一陣子誰曉得自家男人居然吭也沒吭一聲直接把他抓來當今年將舉辦的第一屆榮耀世界盃的領隊副手。
在葉修面前總是有些後知後覺的江波濤這才想起,對方曾經說過他差不多該從國家隊退休,過養老生活了。

  「小江啊,以後家裡就靠你養啦。」葉修鹹魚一樣的趴在電腦椅的靠背上,一腳晃來晃去,他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坐正啦。」

  「你來拉我。」

  葉修對著他勾起一抹笑,懶洋洋的,江波濤卻覺面上一熱,撐著臉上前把人拉起。

  然後雙雙倒在了床上。

  該死隔天國家隊的戰略會議,他也只能攤在椅子上,散會時他還拍掉了那隻伸來要拉他的手。



  太歪膩了吧。他想。

  江波濤以前從來沒有想過他會眷戀一個男人。

  眷戀那雙乾燥而溫暖的手、眷戀那點在他倆間明滅的星火、眷戀脖頸交纏間能聞到的一絲絲煙味。

  興欣與輪迴是早知道了他們之間的事,至於其他隊的人,在這次世界盃之後想也是要知道的差不多了吧。他們就只差沒有在微博上公開互動秀恩愛了。

  他不知道他在不安什麼。

  「所以說,葉修你到底愛我什麼?」

  夜裡他們一起窩在棉被裡,江波濤渾身發軟,任由葉修牽起他的手幫他做著簡易的手操。

  「這什麼蠢問題。」

  江波濤的唇上落下一個吻,不意外的被加深,也不那麼意外的在兩人都覺得太過,要擦槍走火前默契的退開。

  「那我到底為什麼會愛你啊?」

  早已吻慣,江波濤竟還能接上方才的對話,不喘不吁。

  「啊,是啊,為什麼呢⋯⋯」

  戀人修長的手指捲在他的瀏海上,激情剛過低啞的聲音在他耳邊呢喃⋯⋯他有點想睡了。

  於是這都成為了不重要的問題。

  只要能在他懷裡安睡。



  在超大螢幕上竄出「GLORY」的金色大字時,江波濤在驚喜的同時又有些感傷。

  他看著葉修穿著紅白金三色的國家隊制服代表領獎,然後在麥克風傳到葉修的手上時,起身就往會場後的陽台走。

  夏季的義大利,連夜裡的風也是暖的。江波濤想起幾年前他在國內的聯盟決賽後,一樣在場外的陽台上遇到葉修,那時的他十指顫抖不已,是那個人捧起他的手,帶著他做手操。

  「找到啦。」

  江波濤還來不及轉身,就被一個滿是煙味的懷被困住了。

  「欸,臭死了。」說著,卻沒有掙扎。

  「嗯,臭死你。」語畢,落下一個滿是菸臭的吻也不是什麼意料不到的事。



  陽台下有沒買到入場票的群眾,大概是支持中國隊的,在有轉撥螢幕的廣場大聲的尖叫笑鬧,有人興奮得把啤酒罐踢來踢去,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音當作慶祝,每個人都有點醉,陽台上的人也是。

  也不知道是誰居然放起了煙花。

  光芒從廣場正中央「咻」的竄起,連續在夜空中「碰碰碰」炸出了好多煙花,下一秒又瞬間凋謝,落下的火光彷彿流星掉回了廣場,但還沒有人來得及感傷,空中就又炸出了下一團五顏六色。

  他們就這樣趁著火光在陽台上交換了好幾個吻,青黃紫紅的光芒絢麗奪目,好在他們吻得難分難捨闔著眼正享受,才沒被那激烈的光芒給閃瞎眼。

  「恭喜冠軍。」

  「你也是。」

  「退役快樂。」

  「你也是。」



  不知道誰說過愛情就像是煙花,絢麗爛漫,但美好只能停留那一秒。

  是啊,煙花易冷,熱情容易消退,愛情也許哪一天會不見。哀傷的情歌都是這麼唱的。

  但是他愛上一個人,讓他成為自己生活,然後,他願意、他願意在每一個無奈的生活中與他一次又一次,歪膩得炸出一個又一個煙花。



END




评论
热度(34)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