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變成她的那些事 14

*上一篇13

*原作背景+變成那個她PARO

*嗨大家,有生之年系列更了!

*再也不說自己要什麼時候前填好坑了,多說多食言(。)




14

  江波濤醒來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白花花的天花板,他試著抬手想遮掩刺目的日光燈,卻只覺得一陣酸麻從手指傳上了手臂,只好皺著眉瞇著眼稍稍偏了偏頭躲避光線。

  整個小房間中只有他微弱的呼吸聲與空調聲,還有床邊電子儀器規律的滴滴聲,江波濤微動鼻翼發現自己口鼻上帶著呼吸器,裡頭充滿了氧氣,他使勁力氣狠狠吸了幾口,腦子才終於清明了些。

  他人在無菌室裡,這不是第一次了他也有些經驗,於是沒有像前一次一樣心裡那麼沒底。

  江波濤堪稱冷靜的拉了下床頭的呼喚器,然後在一群護士迅速而調理有序的檢查中再次疲憊的闔眼,任憑思緒在腦子裡亂竄。



  江波濤承認自己是隻縮頭烏龜,自從他羽化醒來後就從來沒有積極的去接受他的新身份。

  雖然他買了女性衛生用品、雖然他開始學著穿裙子,也在想要不要開始練習穿低跟的鞋,他開始去習慣偶爾隊友們沒神經的在他面前講些有歧視女性意味的笑話,也開始習慣與女孩子們打成一群,並且將自己與男性做區隔。

  所有人都覺得江波濤很積極的適應自己的變化,卻只有他自己知道心裡有多抗拒。

  每天早上梳洗時,他看著鏡子裡嬌俏的臉蛋總是認不出那是誰。

  他聽了戴妍綺的提議開始留長髮,卻總是不能習慣髮梢掃在脖子上微癢的觸感。

  他要說話前需要事先做好心理準備聽到的會是清亮的女音才不會嚇到自己。

  沒有人知道他過得可說是戰戰兢兢。

  也設沒有試著開解過自己⋯⋯其實道理他都懂。

  所以他對周澤楷說:無論變成怎樣,他都是那個江波濤。

  所以他對輪迴的隊友說:這些都不過是外表。

  所以他對外界出櫃:無論他是男是女,都是輪迴的江波濤、輪迴的副隊、無浪的持有者。

  但他依然恐慌著摸索該怎麼做,生活中有太多明明從前不需要思考的問題,換了一個性別就全都不是他認知的那樣了。江波濤不曉得自己怎麼做才是對的,也擔心著別人對他的舉止會是什麼想法,他的一舉一動彷彿都被上了枷鎖,他一直找不到解套的關鍵,直到周澤楷戳破了那層薄薄的窗戶紙。

  他說:「在一起,或搬走。」

  終究還是,換了外表,內容也不可能與從前一模一樣了。

  他沒有接受自己的改變,用幾乎是逼迫的方式讓周澤楷答應像以前一樣的對待他。

  他沒有接受自己的改變,明知道會造成他人的不便還是賴著跟周澤楷一間房不走。

  他沒有接受自己的改變⋯⋯無論是什麼人或是認真或是玩笑的問起他跟周澤楷的關係是否有改變,他都激烈的告訴自己「他們和以前一樣,只是摯友」,同時也這樣告知身邊的所有人。

  他是男性的時候與周澤楷是默契極好的摯友,不會因為其中一人任何一點,包括性別的改變而有所變化。

  江波濤現在終於知道這不過是自欺欺人。

  他不是不想改變,而是不敢。

  他喜歡周澤楷。



  護士替他換了輸液,冰涼的液體緩緩的從血管侵入他的身體,令他無可控制的渾身發冷,也無可控制的去想周澤楷。

  還沒入輪迴前的第一次見面是在賽後例行的握手交流,那時他的職業選手生涯才剛剛開始,卻也握過了許多手,唯獨周澤楷的手掌厚實、溫暖,令他有一瞬間的愣神。

  簽約轉會那一次,周澤楷與他並肩離開了經理辦公室,然後他在對方靦腆而期待的眼神下接過他的第一套輪迴隊服——明明他可以自己買的,周隊長卻堅持要替他破費。

  入隊的第一次集訓,種人難免對空降副隊長的他不待見,是周澤楷提議比三對三讓自己和他同隊,展示了什麼叫做默契,馬上令他們單純的隊員們乖乖閉嘴,最後還崇拜上了他居然懂無口的槍王。

  虛弱的身體讓江波濤有些經不住疲勞,但他無法撐著意識還繼續要捕捉這些在腦海裡紛飛的片段。

  他們搬進了同一間房,不習慣與他人同房的江波濤最後在與周澤楷彷彿獨角戲的對話中沉沉的睡了。

  他第一次脫口而出「小周」,周澤楷有些發愣的俊臉下一秒笑開了來,那天也是第一次他叫他「小江」。

  ⋯⋯他早就喜歡上了周澤楷,但是他是縮頭烏龜,全世界都以為他能讀懂周澤楷,只有他自己會忐忑周澤楷是否接受同性戀情、是否能接受以好友名義待在身邊的他居然懷抱著這種心思?

  他對周澤楷這類型的答案都沒個底。他害怕。

  所以他們一直都只是摯友。

  所以既使他成了女孩子,也只能是摯友。



  江波濤覺得自己太累了,也太傻了,實在是沒有身為男人的擔當⋯⋯也別提身為女人的自尊或驕傲。

  他不想再想是男是女,或是喜歡不喜歡了。

  江波濤緩緩吐了一口氣,呼吸器因此染成了白茫茫一片,他用盡了力氣一般闔上了眼。

  等他醒來,他要好好的跟周澤楷說清楚。

  說清楚自己的感情,也讓周澤楷說清楚那告白一樣的話是怎麼回事,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他們都要一一說明瞭。

  但那些都等他睡飽醒來再說。

  江波濤現在只想好好休息。

  沉入夢鄉之前,他彷彿感受到黑暗中有道溫暖而堅實的臂彎,在那懷抱裡,他無痛無憂。




TBC

评论(21)
热度(43)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