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江友情向】替你加些糖

*本文CP是葉江,但是其實主要寫的是周江的友情線。

*葉神沒有什麼戲份哈哈哈

*新年寫的第一篇文,希望所有人不管愛上的是什麼性別都能幸福。

*小周好暖啊啊啊~寫著寫著自己很想嫁小周(大心)



  所有人都說周澤楷跟江波濤一定有貓膩。

  看看,無口帥氣與溝通技能滿點的暖男,妥妥的就是從耽美小說裡面走出來的主角人設啊!若說他們沒有在一起怎麼對得起全國各地有事沒事被他倆腦電波交流時的眼神給萌得不要不要的腐女群眾!

   每次他倆一起出現必定伴隨女孩子們的尖叫,而這尖叫分為兩種,一種是被他帥的,另一種是被他倆的互動萌的。若是一起出席活動或節目,遇到採訪的環節也必 定要被類似的話題調戲幾輪,當然為了忠於他的無口設定,周澤楷是可以不回答的,但是每一次江波濤實力護航又賣了一點小關子之後,有一個叫做LOFTER的 地方就會爆出許多更新。

  不要問他為什麼知道LOFTER,再帥他好歹還是個宅男,就算沒有帳號成天在上面刷也是聽說過這東西的。

  所以就算周澤楷不是彎的,聽久了人們用著期待興奮的語氣討論這樣的話題,他也不禁愧疚了起來。

  嗯,無法滿足大眾的期待,槍王大大表示他很抱歉。

  然後周澤楷拿下耳機把椅子轉了個方向,望著摯友身邊冒出的粉紅色氣息,一點也不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把所有愧疚都一起吞了。

 

 

  「抗議!前輩你不帶這樣耍賴的,說好贏你就依我一次!」

  夜晚,昏暗的訓練廳裡,螢幕上各種華麗的聲光效果把那人的身影裁剪得纖瘦修長,十隻手指在鍵盤上批哩啪啦打個不停。

  「我就不信這次抓不到你……啊!」

  因為是在廳裡隨便就選了個位置,椅子不是自己位置上那個已經坐慣的,明顯被調得有些太高,他因為專注而將臉貼近螢幕,帶得身形有些駝,但誰知道下一秒他卻突然被驚得打直了背脊,語調明顯有些慌亂。

  「前、前輩!你、你這是做什麼……」原本溫和的嗓音卻因為急促的音節不自覺尖銳了些,但下一秒他似乎又注意到自己破壞了周遭的寧靜而自降音量,然後放開鍵盤把整顆腦袋都埋進雙臂之間。

  「不行,我不同意。」悶著的聲音,還帶了點不甘心,「前輩你這是作弊……才、才不是!我才沒有!」

  「……停!我們回歸正傳!」他捏了捏自己臉頰重新振作精神,決定要搶回話語的主動權,「說好贏你就隨便我開條件的,又沒有說你可以贏回來相抵!而且你剛剛作弊不算!」

  「欸?不、不是,我怎麼會不喜歡……不對!不要這樣拐我告白!」

  「!!!時間不早了前輩你老人家身體也要顧早點睡晚安!」然後一秒拔掉耳機離開競技場關掉榮耀頁面關機!一切的動作都如同行雲流水一般順暢無比,就像是之前已經練習過無數遍一樣。

  等到螢幕暗了下來那人也沒馬上起身,愣了兩秒後才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拍拍雙頰然後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來。

  「欸?小周,你還沒休息呀?」江波濤一轉身就看到周澤楷一手拎著杯罐裝咖啡,靠在訓練廳另一側的身影。

  他沒有說話,只是抬起手晃了晃喝到快只剩底的罐子。

  「喔,吳啟他們又組團買了啊?這次是什麼新口味……榛果?好喝嗎?」江波濤經過他身側,沒有停下來繼續走。

  「甜。」周澤楷長腿一跨默契的跟上與他並肩而行,出了門口轉向走廊。

  「唔,真難得他們團購的東西你會喜歡。」江波濤伸手按了電梯向上,「那我下次再讓他們多訂一點吧?」

  「先謝了。」

  電梯門打開卻遇到一個這賽季才進來的新人,也是男人堆裡難得的女孩子。

  「啊,隊長、副隊。」姑娘見到他們倆臉上便浮起淺淺兩個酒窩,輕聲細語的問好。

  「這麼晚了還下來做什麼?不早點休息?」江波濤輕鬆的調笑道。周澤楷一般這樣的場合都無須發言,微微點下頭示意一下就可以了,入隊一段時間這姑娘早習慣了自家隊長的屬性,也沒有覺得被冷落。

  「剛剛在房裡找不到我的耳機,下來看一下是不是掉這兒了。」

  幾句寒暄後姑娘就往走廊另一邊走去,他們也進了電梯。

  「欸小周你的領子。」回過身來江波濤把注意力放回他們隊長身上,然後特別管不住手的幫他拉平領子,順手又順了一下他的瀏海。

  「唔,是不是該幫你約設計師啦?瀏海有點長。」江波濤神情認真,因為背著電梯門,所以他沒有看到兩道門將闔上時,那姑娘暗搓搓轉過身撇了他倆一眼。

  但周澤楷不但看到了,還認得那個興奮的小眼神。

  他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想必LOFTER的周江TAG裡又要更新了,而偶爾會拿杜明手機翻某CP TAG的某人卻完全沒有意識到,葉江TAG裡沒更新有一大部分是他這個蒸煮的鍋。

 

 

  周澤楷是輪迴裡唯二知道江波濤跟葉修在交往的人,另一個是他們經理。

  在確認關係三個月之後,江波濤只通知了這兩個人。經理聽到消息當下的反應周澤楷是不知道,但是他還記得那夜晚上他想出門泡杯咖啡,正好撞上正要敲他房門的江波濤。

  「咦?小周你知道我要找你嗎?我都還沒敲你就開門了。」江波濤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但是好像與平常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出於野生的直覺的周澤楷又仔細看了兩眼,還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他舉起手上的馬克杯在人眼前晃了晃,江波濤會意就與他一同往茶水間去。

  一路上江波濤都沒有開口,雖然只有短短幾碼的路程,但是江波濤找他明顯就是有事,這樣保持沈默也讓周澤楷不禁在意了起來。

  「還不說?」進了茶水間,周澤楷掏出上方櫃中的即溶咖啡倒入杯中,難得主動開口。

  「嗯……」江波濤聞音望了過來,周澤楷才發現他剛剛原來恍神了。

  「小江?」沒事吧?

  「喔、我只是在想要怎麼開口好……」江波濤雙臂交叉在胸前,難得皺了皺鼻頭,「我以前沒有跟人說過這件事,怕會嚇到你。」

  「直接說。」這是遇到了什麼難以啟齒的困難?

  周澤楷不知道到底會聽到什麼事情,但是他倆共同扛著輪迴那麼久,雖不到過命的交情,該義氣的時候周澤楷也不會吝嗇。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支持你。」然後考慮到江波濤可能有些糾結,周澤楷低下頭不看對方給他壓力,滾了幾圈攪拌棒,撕開糖包要往馬克杯裡倒。

  「我跟葉修前輩交往三個月了。」

  「?!」

  周澤楷的糖包連糖帶包一起掉進了咖啡裡。

 

 

  在經過最初的驚嚇之後,周澤楷終於接受了現實——他這輩子最好的朋友、默契好到全世界都以為他倆彎在一起了的朋友,居然真的彎了!但是居然沒有跟他在一起!

  說真心的,他檢視了一下自己的條件——顏正手美高大且吸金,難以溝通這一點在江波濤身上也不適用,他覺得江波濤沒有選擇自己真是太沒有眼光了。

  「幹嘛啊你還吃醋?你又不是彎的。」看懂他哀怨小眼神的江波濤沒有絲毫憐惜美男的精神,哼了一聲回道。

  不善言語的他一向頂不過好友的伶牙俐齒,何況他不是彎的這個理由實在是無法反駁。

  於是他換了角度,檢視了一下他摯友對象的條件——長相中上,可惜一向沒在打理要扣分、是個菸槍也要扣個分他們小江可是對味道很敏感的、每次跟他對上都讓人無法控制的血壓升高恐會影響壽命再扣分,那張嘴簡直分分鐘氣死人、啊還有年紀也比較大一點總覺得小江吃虧……

  「行了行了,小周你怎麼把前輩想得那麼差呀?他對我很好的。」江波濤笑中帶著無奈,無奈中還夾雜著一點點甜蜜。

  這下好了,連情人濾鏡都戴上了,病得不輕。

  「三個月?」決定暫時放過上一個話題,周澤楷挑了另一個他在意的關鍵字。

  「喔……就是這賽季第一次對上興欣的時候。」江波濤簡單交代,但是周澤楷在意的並不是這個,於是挑眉盯著人看。

  「……那個誰不是說戀情不到三個月就公開容易見光死嘛,我是不信啦但是有時候還是覺得寧可信其有、所以我才沒說……呃那個……」越說越心虛,江波濤難得吱吱嗚嗚的移開了眼神。

  居然還信了這種莫須有的說法,那只能說江波濤真的掉進沼澤裡了。

  周澤楷望著面色小慌亂的江波濤,好像看著潑出去的水,心情實在微妙。

 

 

  江波濤如果要瞞住什麼事情,那絕對是可以做到百分百密不透風、滴水不漏。

  看他跟人談戀愛談了三個月,身邊的人一個都沒有發覺他有任何異常就可以知曉。但是自從他跟周澤楷坦白後,江波濤對周澤楷方面的防禦就直接撤了一半,若是周澤楷不小心撞見他跟葉修的煲電話粥或約競技場,也是不躲不避。

  第一次撞見是隊裡有事,他想跟江波濤討論一下,於是就如往常一般到隔壁敲了敲江波濤的房門,江波濤將他迎進門後卻拿起了桌面上尚未掛斷的手機。

  「小周找我有事,前輩你早點睡吧~晚安!」

  天吶!是誰把我的副隊掉了包!

  周澤楷跟進門,這個角度只看得到江波濤的背影,但一向聽慣的溫和嗓音裡多了些愛嬌,讓他不禁掉了一層雞皮疙瘩。

  「好啦小周,你有什麼事,居然這個時間來找我?」江波濤掛了電話回過身問,笑得瘮人。

  此後周澤楷就極力避免這時間敲江波濤的房門。

  一方面是江波濤剛掛完他前輩的電話時,因為對周澤楷也不用瞞了,所以那愛嬌的語氣會殘留幾分鐘讓周澤楷很想敲暈眼前的冒牌貨;而另一方面是他森森感受到江波濤被打擾的怨氣了。

  人都說打擾人談戀愛會被豬踢,他覺得這種諺語裡面還是有許多智慧在的。

 

 

  江波濤的設定是點滿了的溝通能力,通常具備這樣能力的人都是渴望分享的,就算悶騷如江波濤也一樣有無論如何都無法忍住傾訴欲望的時候,於是身為好友及唯二知情者之一的周澤楷,便時不時要被秀一臉。

  ——唉,我什麼時候從摯友變成閨蜜的我怎麼不知道。

  周澤楷不想深度探討這個吐槽的內涵,於是接著感嘆。

  ——唉,我也想要女朋友。

  每次看著江波濤在他面前無法掩飾幸福的模樣,周澤楷偶爾也會哀怨一下……然後轉身就決定跟榮耀女神約會去。

  前面說過了,再帥也是宅男,而宅男也有宅男的風骨!他才不會輕易向粉紅氣息屈服!

  不過周澤楷也不愧是調適能力一等一的電競高手,漸漸的他便習慣了江波濤身邊時不時飄出的粉紅色氣息,只是隨著時間進展,江波濤跟葉修的感情也越來越濃烈,有時候其他人會不小心撞到帶有粉紅色氣場的江波濤與一旁無奈笑著的周澤楷。

  「所以說他們一定有什麼啊啊啊你有沒有看到剛剛江副隊那個嬌羞的樣子!」新人姑娘扯著幾個訓練營的女孩,一個激動沒有控制住音量,把自己也嚇了一跳。

  聞言,江波濤抬了抬眉看過去,笑了笑卻沒有說什麼。

  ——拜託你說些什麼啊小江!我不想被豬踢!我不想被前輩摁死!

  周澤楷第一次痛恨自己有口不能言。

 

 

  令人意外的是,當事情越演越烈,另一位知情人——經理竟然特別把他找去談話。

  「小周,這次可能要委屈你了。」經理的開頭讓周澤楷覺得很不妙。

  輪迴戰隊的對外宣傳方針一向是,在不影響訓練及比賽的情況下,盡可能的讓他們曝光在廣告、節目、商業發布會等等媒體上,算是將他們當半個藝人在養,所以雖然沒有禁愛條款,但是戀愛問題要處理起來也是有些麻煩。

  「當初我跟小江談過,也私下聯絡過葉修,」經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煩躁的用指節敲了敲桌面,「他們倆都是認真的,我也不好棒打鴛鴦,但這事情還是要處理。」

  周澤楷點了點頭,他看得出來江波濤付出了真感情,但畢竟身為公眾人物這種事情還是有些不方便,他不希望哪一天他們的戀情曝光會傷到他最好的朋友。

  「最近網路上你倆CP炒得挺紅的,我想就推一把。」聽到這裡,聰慧如周澤楷就知道經理是什麼意思了。

  他的確是最好的障眼法,雖然在戴有CP濾鏡的人眼裡他跟江波濤是一對的,但他倆沒有真的在談戀愛,所以就能很好的掩飾江波濤真正的戀愛對象。

  這個前面也說過了,周澤楷是個有義氣挺朋友的,於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樣的做法。

  「小江那邊我來通知,你們平時也不用故意賣腐,反正你跟小江平時沒做什麼都被人傳成這樣了。」經理笑著望過來,藉機調戲了周澤楷一把。

  周澤楷跟葉修不是很熟,於是他離開經理辦公室後決定去一趟江波濤那裡。

  他想知道藉著跟江波濤傳假緋聞,以避免他倆不太方便見光的戀情被迫曝光,這樣子前輩到底會怎麼處置他。

  是會看在他樂於助人的面上放過他呢,還是……

  雖然在賽場上單挑他是不怕葉修,但是一想到那人一折騰起來倒楣的可能是整個輪迴公會他就心疼他們公會的幹部們。

 

 

  「欸?」杜明刷手機刷到一半遲疑的出聲,「我怎麼不記得我點過這篇的小紅心啊?」

  「嗯?哪篇?」坐在隔壁的吳啟湊了頭過去看,「葉江?!這CP也太冷了吧?小明你吃這對啊?」

  「沒有啊,可能是哪個關注的太太刷上來我又不小心點到吧?」杜明還不在意,沒多想就取消了小紅心。

  「手機版真的很容易點到啊。」旁邊的新人附和。

  「而且天天看隊長副隊曬恩愛,怎麼可能看上其他CP嘛哈哈哈!」

  坐在交誼廳另一個角落的周澤楷瞄了瞄縮在他隔壁位置傳微信的江波濤,發現他身體一僵便拍了拍他的背表示安慰。

  ——你點的紅心啊?

  江波濤轉過頭來,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我不是故意的,偷刷的時候可能手殘。

  結果在這一次之後,除了知情者之外的其他人再也沒有發現到任何蛛絲馬跡,有機會來扒一扒輪迴副隊的戀情了。

 

 

  一直到他們都退役了很久之後,葉修跟江波濤的事情才終於被挖了出來,因為他們牽著手走在路上時,被一個曾在榮耀競技圈裡混得如魚得水的記者給認了出來,只是那時榮耀這款遊戲早就停服好幾年了,話題熱度不高,更多的是表達一下驚訝,然後懷念榮耀。

  當周澤楷偕著妻子到他們家作客時,江波濤還笑著跟他描述那個記者的臉有多錯愕。

  「想當年全世界都以為我跟你在一起,哈哈!」江波濤一邊收起桌上的空碗,一邊玩笑對周澤楷說著。

  「還說呢!當年誰出的餿主意?每次看到消息都覺得我媳婦要被拐跑了。」葉修在一旁哼哼唧唧,但是望著江波濤的眼底溫柔如海。

  這話若是落在當時還在役時的周澤楷的耳中,絕對不會相信這樣的句子會從葉修嘴中冒出來,套一句杜明的話那就是OOC,可是這幾年兩家人來往多,他早就聽慣葉修是怎麼逗江波濤的了。

  「哼哼,如果我真跑了呢~」

  「哥要拐你回來還不簡單!」

  「葉修哥不用緊張,我家澤楷我看得很緊的。」看著兩人鬥嘴,周澤楷的妻子也不禁笑著插嘴。

  聞言周澤楷無奈的撇了眼身旁的嬌妻。

  「不過當年真的是要謝謝小周,要不是有你幫忙護著⋯⋯」

  「不用。」周澤楷笑著,截斷了江波濤的下文。

 

 

  所有人都說周澤楷跟江波濤一定有貓膩。

  周澤楷跟江波濤都承認,他倆確實有,只是不是那種貓膩。

  他倆不親吻,不十指交扣,不會用無辜的眼神或用甜膩的聲音跟對方撒嬌;但他倆從認識就勾肩搭背一路扶持,會大力擊掌只為互相鼓勵,會因為到手的榮耀緊緊擁抱,或在失意的夜裡不發一語的一起打電動打通宵。

  周澤楷還記得那杯連糖帶包一起攪進去的咖啡,如果好友注定談一場不容易的戀愛,那他願意盡他可能的為他加些糖。

 

 

  ——不用道謝,我只是希望你能跟我一樣擁有幸福。


评论(33)
热度(88)
© 問花落處|Powered by LOFTER